vissi

楼诚 团兵 独伊 麦雷
墙头多,以上四个是本命
不同时期有侧重点,但本命就代表绝不退圈。
ps:楼诚不吃RPS,衍生系列主蔺靖。

见到萧景琰之前(蔺靖)

(首先预警∶景琰宝宝全程失踪一般,就像标题所说,是阁主见到景琰之前的想法。)
        蔺晨第一次见到萧景琰这个名字,是在整理大梁皇室成员名册时,当时,他写到“琰”这个字字,停顿了一下,心中想了想:琰,美玉也。
        是个好名字。
        第二次,则是在梅长苏的口中。当年的林殊脱胎换骨成了梅长苏,但对于过去的记忆,却从未随着时间淡去,他想念父亲,想念赤焰军,自然也想念他的挚友——萧景琰。而这份想念之情,梅长苏最常选择的倾诉对象,便是蔺晨。
        两人有时约到一起下下棋,言语之间便谈到了过去,这时,便是梅长苏将思念之情倾泄而出的最好时机,蔺晨只当是听故事,萧景琰的名字,便是梅长苏一段段过往的重要存在。
       “景琰从小就喜欢和我一起切磋武艺,但很少赢我,他很不服输,练上一段时间后就又会来找我。”
        “景琰性子直的很,总是有什么就说什么,老把一些人气的够呛,我便跟他说要委婉些,可他就是不肯。”
        “景琰贵为皇子,做派却是没有皇族的那一套,对衣服搭配,美食搭配,向来没什么要求,喝起水来咕噜咕噜的,我和霓凰就唤他水牛,他明明生气,却闷着不说话。”
        几番谈论下来,蔺晨对这位素未谋面的靖王殿下的印象便成了——一头耿直的水牛。
       在真的见到萧景琰以前,他一直觉得萧景琰应该是这么个形象∶长着长长的胡子,说话粗声粗气,人高马大,总之是个糙汉子,而且还没智商的那种。
       所以,当梅长苏告诉他,他要助萧景琰夺嫡时,他觉得这个人肯定是疯了,但好友既已做出了决定,他又能如何呢。梅长苏离开琅琊阁一段时间后,他放心不下到金陵看望,却看他病怏怏地躺在床上,心中的不满终究是按耐不住了。
       “长苏,我早就想说了,靖王他那倔脾气,根本不适合坐江山,如今你可以帮他,以后呢?你就这么把江山交给他?他承得起吗?”
       梅长苏叹了口气,回道∶“蔺晨,你并不了解他,所以你不懂,我为何会选他。我和景琰说,我是想要扶持一个看似不可能的人已显示自己的才华,原因自然不是这样。”
      “他脾气倔强为人耿直是实话,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是个重情重义之人。”
      “我早就知道,终有一天,我会回金陵,”这时,梅长苏的眼神突然变得沉重而悲伤起来,“我要翻案,而我不能缺的,正是景琰的重情义。”
        “梅长苏,你可要明白,再重情义的人,这十几年过去了,情义还在吗?你就那么有自信?而且,情义,情义有何用?”
        梅长苏笑了,他向蔺晨摇摇头∶“蔺晨,别的人我不敢说,但萧景琰,定会把此事记一辈子。”
        “景琰他不仅有情义,他也有他的聪明,他的准则,有些事,他只是不愿为,而不是不会为,所以我从未把他看低过。”
        蔺晨感到惊讶极了,他从未想过,这位靖王殿下,梅长苏是这么想他的,一时,他竟不知如何回应。
        “苏先生,靖王殿下前来拜访。”有人前来通报,梅长苏望了一眼蔺晨,然后对门外人说∶“请靖王殿下进来吧!”
        过了一会儿,一阵脚步声传来,不急不缓,门被推开,蔺晨瞪大了眼睛。
        来人面相十分英俊,一双眼睛更是格外有神,衣着低调却浑然一股贵气,身姿挺拔满是沙场男儿的铁血,和想象反差太大,蔺晨忍不住把目光投到萧景琰身上。
       梅长苏准备起身,却被萧景琰拦住∶“苏先生躺着就好,本王只是听说苏先生身体不适,特来探望。”
       声音也是不寻常的好听。
       萧景琰注意到了蔺晨的目光,他有些好奇,为何这个人眼中满是惊奇之色。但仔细想想,此人应是苏先生的朋友,便上前行礼∶“在下萧景琰。”
        “在下琅琊阁主蔺晨。”蔺晨停顿片刻,又开口道,“早就听闻靖王殿下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蔺晨说这话时,假装没有看到一旁梅长苏惊讶的眼神。

(本来只是想简单写一个阁主见到景琰之前觉得景琰是个糙汉子,最后发现真人完全不是的梗,但莫名其妙写成了这样。
    感觉有些苏靖和蔺苏的味道了,但这都是“伪”的,CP是蔺靖,是蔺靖。
    最后,原谅我的渣文笔,一个文渣也有一颗想产粮的心啊!)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