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si

楼诚 团兵 独伊 麦雷
墙头多,以上四个是本命
不同时期有侧重点,但本命就代表绝不退圈。
ps:楼诚不吃RPS,衍生系列主蔺靖。

【楼诚】见光于庭

超级美超级好

何惜一行书:

阿诚站在厢房门口。


暮日落进庭院西墙后面,只露出一抹浓酽的金色,它越过院墙,穿过疏于修剪的杂乱花枝,将暖贴在阿诚的侧脸上,然而那鼻梁高挺,脱离了光沉进帽檐的阴影中去。


阿诚带着帽子,低头整理手套,一婀娜女子从他身后的屋中走出来,姿容潇洒,皓腕上翠绿的玉镯子从阴凉跃进晚霞中,沁了一层橘辉。女子从他身边走过时,倾身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接着快步走下台阶,卷发在阿诚颊上拂了一下。阿诚觉得痒,偏了偏头,依旧摆弄自己的事,不苟言色。


女子迈过高门槛,不见了。院门却没关。阿诚整理好了自己,便什么也不做,只是在阶上站着,余晖在他脸上一点点落下去,只将最亮的一抹留在阿诚的眸子里。


他双手插进黑风衣的兜里,眼神平静,像是一抹等待月亮的夜色。


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门口伸进来一只手,在门口的红灯笼照耀下,可以看见无名指上的白玉扳指。那只手快速的用两个手指头叩了三声门。


沉睡了许久的雕像动了,阿诚迈开步子,出了门,从容的消失在夜色里。


明楼看了看手表,十点了,大概是刚从法国回来的缘故,虽然到了他习惯的休息时间,他却并不困倦。他左右睡不着,索性下楼来书房看书。


明台在国中念书,据说是练什么舞,一直在楼上踢踢踏踏,被明楼上楼教训了几句,这才没了动静。这会儿应该是睡着了。大姐早早就已经睡下,眼下,明公馆安静极了。


明楼回国前给阿诚去了封信,跟他说了自己要回国过一个假期,暂时不要往法国来信。自去年冬天阿诚踏上了驶往伏龙芝的火车,就再也没有见面了。


这个时候,训练可能还没结束。明楼看着外面的灯,想着。


阿诚站在明公馆和邻居院墙的夹角处。这里逼仄且处于死角,并没有人能看见。上星期,中共特工组向苏联共产国际提出请求援助,伏龙芝层层筛选,最后派遣明诚赴沪执行这项援助任务。


任务就在今晚,阿诚刚刚完成。凌晨的时候他就要紧急撤出上海,回伏龙芝去。


阿诚站在家门外,这一次他是不能回家的,于是只是偷偷的看一看。他已经几年没有回过家了,也已经半年没见明楼了。


他太想这个完整的明公馆。


他暗杀时沸腾的血刚温凉,眉头还锁着,隐在树影里透过铁栏杆往院里看去,一楼书房的灯亮着,大哥还没有睡。


夏日里极是闷热,明楼看书看得腻了,晚风仿佛知道他的心思,从窗子外送进来一丝丝凉,让明楼略一踌躇,就起身去了院子里。


阿诚见明楼走到外面来,下意识往前了一步,帽檐就有一角蹭进了路灯的光里。明楼眼尖得很,本就远眺,一眼便看见了,他低喝了一声:


“谁?”


阿诚不想惊扰他,但又怕他起疑睡不好,摸遍衣兜,最后把苏联旧集市买的一枚徽章摘了下来,拈在手上轻轻弹了过去。


有东西带着风声过来,明楼猛地撤了一步,摸到腰间的枪。可那东西却落在地上,他低头看去,一枚徽章在地上打着旋儿。


明楼捡起来,上面威严的雄性麋鹿,以及小的双头鹰诉说着它来自遥远的莫斯科。他拿着这个小东西站起身往前迈了两步。远远的栏杆外角落,一只手飞快的伸到灯光下做了个手势。


是阻止的意思。


这个人是阿诚。明楼站在院中,阿诚已经完全隐在树影里了,明楼看到的只有一片模糊的黑,但他依旧笑眼看着,他知道,阿诚也在看着自己。


两个人互相注视着,见证这场重逢的只有夏夜的鸣虫。


光亮处在明楼那里,阿诚依旧是那抹黑夜,但他却直觉四方都是亮的。


哗啦一声草叶窸窣,明楼知道,是阿诚走了。


他回到书房,将刚刚看的书整理好,一抖,从诗词集中掉出一张薄纸来。明楼捡起来看,上面字迹稚拙地誊着一句诗,应该是阿诚小时候的杰作:


“受光于庭户见一堂,受光于天下照四方。”


明楼不禁笑了。他知道阿诚这次一定是有什么任务,他心中的光除了照这一庭院,终于看到了更多辽阔的地方。他摩挲着手中小小的一枚徽章,准备明天把它借花献佛送给大姐。


纪念的话,这一庭月光就够了。


 


END


哈哈哈,此梗来自2017高考辽宁作文题目800字作文。高考前在微博跟风盲狙了辽宁高考,许愿说要用高考作文写楼诚。题目是六句诗里选两句,但我就用了一句,不然字数超太多了哈哈哈。


但是最后写完发现八百字实在不够,就写了标准的一千五百字!选的诗是【受光于庭户见一堂,受光于天下照四方】!庆祝大家高考结束!


祝所有高考结束的小天使能够有个好成绩!解放啦!快去玩!


 


 

评论

热度(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