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si

楼诚 团兵 独伊 麦雷
墙头多,以上四个是本命
不同时期有侧重点,但本命就代表绝不退圈。
ps:楼诚不吃RPS,衍生系列主蔺靖。

十五天的纠缠不休(楼诚)

(初音有首歌叫《粘着系男子十五年的纠缠不休》,我思前想后把“年”改成了“天”,变成了一个故事,算是因为这首歌产生的灵感吧!
    再次渣文笔产粮,OOC和BUG见谅)

第一天
        家附近安了一个绿绿的邮筒,每次走不了多远就能看到,明楼有一次经过时,看到一个孩子举着封信,踮起脚却投不进去,他走上前,笑脸盈盈地帮孩子扔了进去,他问这孩子信是给谁。
       孩子很大声的说:“给妈妈,最喜欢妈妈了。”
       我最喜欢谁,明楼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身影。
       明诚,他的兄弟,亦是他的爱人。
       回家的路上,他的手里多了一打厚厚的信封。

第二天
        真的拿出信封,灌上墨水,明楼竟不知道如何起笔。他和明诚一别数年,也不知他如今过的怎样。
        所以这第一封信,明楼开头就写上:“甚是思念。”
        然后他的心轻微的疼了一下。

第三天
        躺在床上,明楼越想越觉得昨天寄得拿封信太过简单,只言片语完全无法表达出来他内心所想,于是,他冲到书柜抽出几本书。
        原来书柜都是明诚打理,这些年明诚不在,明楼年岁大了看书也少了,许久都没有来这里,书上柜子上都已积了一层厚厚的灰。
        明楼仔细翻阅,选出一句还算满意的,写在信上,阿诚向来喜欢这种类型的话。

第四天
        又是纠结的一天,昨天原想把信寄出去,却又觉得不满,于是走到一半调转回家,路过杂志社时无意翻了翻放在摊子上的一个文学杂志,一首温柔的诗歌映入眼帘,明楼一下就心动了。
        果然还是要自己写才对,说完明楼把信扔进了垃圾桶,决心再写一封。
        而他随意翻开的那页上,写着这是作者对他死去爱人的怀念之作。

第五天
        今天早晨明楼发现自己手麻了,因为昨天一晚上他都在想要给明诚写些什么,最好是深情而又不肉麻,等成果出炉,明楼也已经疲倦的直接倒在桌子上就睡着了,不过他很满意信纸上美丽的文字。
        没想到,明楼又在邮箱旁看到了那个孩子,他走上前轻轻摸了摸那个孩子的头,跟那个孩子聊了聊。
        原来,这孩子很久没有见母亲了,父亲说母亲在外工作,叫他不要打扰,他苦苦哀求才要来一个地址,隔三差五就要往那个地址寄一封信。
        只是,母亲从来没有回过。
        孩子抬头问道:“叔叔也来寄信吗?给谁?”
        “给叔叔的爱人。”
        “她回过吗?”
        “他会回的。”
         不仅是回信,亦是回到自己的身边。

第六天
        今天家中来了一位客人,他自称是某杂志社的主编,然后掏出一封信,那封信,正是明楼寄给明诚的,明楼一把夺过那封信,怎么回事,这封信,怎么会在他手里。
        “谁给你的?”
        “一位姓明的先生!”
         是阿诚吗?
        “先生的诗写的很好,请问是否有出版的意愿?这也是那位先生的意思。”
        明楼想起了两天前的那本杂志,不知怎的就点了点头。

第七天
        如果是阿诚,他为什么要把自己寄给他的信给别人呢?阿诚想要让自己的诗让更多人看到吗?如果是这样,他可以。
        整整一天,他都坐在桌子旁写诗,他写每一句诗时,想的都是明诚,为的都是明诚。

第八天
        为了写诗,这一天,明楼久违的游览了一番外面的世界。
        他年轻的时候,也总是和明诚一起出来,许多时候他都没有去看路边的风景,只是注意着身边小小的明诚,明诚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这个世界。
        但明诚有时喜欢乱跑,即使是后来和自己都入了组织,也会做些自作主张的事,他一直不喜欢明诚这样,可明诚总是有理,他会告诉你,自己跑开是想为明楼摘一朵花。
        一朵小花被放入明楼掌中,明楼怎么也不舍得责骂明诚了,但他始终觉得这是明诚的一个坏习惯。
        真是,怎么想到这些不开心的东西。
        明楼的心再一次轻微的疼了一下。

第九天
         对明诚的想念是必然的,可明楼偏偏一直没去上海见明诚,他总觉得会不会打扰明诚,他甚至觉得,见到明诚会有些无所适从。
        当时分别的场景明楼已经有些记不清了,只有一句话深深印在明楼的脑子里:“还是当初上海的那个家好啊!”
         可如今的明楼却急切地想要去见明诚,比他寄信,写诗,投稿时的心情还要急切万倍,因为他明白了,再多的诗也抵不上鲜活的一眼。
        明楼随即在网上订了一张机票,飞往上海。

第十天
         清晨,飞机缓缓下落,明楼抵达上海后,首先给弟弟明台打了一通电话,并通知他不要告诉明诚他来了,我的阿诚,是不是如我一样的思念成狂。
        没想到,当明楼到达久违的明公馆时,等在门口的却是明台,他神色有些不对。明楼也没管那些,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明台一脸焦急,连声说道:“大哥,有什么好进去,阿诚哥肯定不想被打扰的,你都不和阿诚哥说一声。”
        明楼只觉得,他的阿诚怎么会不想见他,怎么会,他像没听到明台的话似的,径直走进了大门,熟悉的一切让他仿佛回到多年以前。
        他一步一步地走,步伐平稳,突然一双眼睛闪过他的脑海,泪光点点满是不舍,他一下子停住了脚步。
        头顶的大树滴下几滴露水,竟刚好落在明楼脸上,露水顺着明楼的脸下滑,透着凉气,明楼伸手去擦,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哭了。
        越走越近,明楼的手脚竟都开始颤抖,而且愈演愈烈,到最后他只好倚着身边的墙,不适感像浪潮一般一阵阵涌上来,他终于支持不住,瘫倒在地。
         而明台此时也赶了上来,他搀扶起明楼,明楼却推开明台,执意要推开那扇门,门后,就有他朝思暮想的明诚。
        抚上门把手,只需推开进去就好了,明楼却突然仓皇地逃出,快去推开那扇门啊,明楼在心里呐喊,可他的脚步分明实在逃离。
       因为,就在他准备推门的那一刻,乱哄哄的脑袋突然静了下来,记忆中的那张脸变得毫无血色,那双漂亮的眼睛也紧紧逼着,颀长的身体躺在冰冷的地上。
    
第十一天
       明楼没想到这么快,自己就回来了,快的就好像他没有离开过一样,路上走到一半,发现那个熟悉的小男孩正蹲在街头,埋头哭泣,感到有人走进自己,小男孩抬起头。
       “怎么了?”
       “叔叔,我爸爸昨天喝醉了酒,抱着我哭,说我的母亲早就去世了,怕我伤心才骗我她在外工作。”
        明楼一愣,然后便伸出手摸了摸孩子的头。
        孩子哭泣起来身体微微颤抖,明楼思绪一下穿过了当初,透过门缝,看到小阿诚蜷着身子,赤脚踏在地上,一阵一阵地抽泣,这场景气得他不行,发誓要把阿诚好好抚养长大。
        这时明楼才看到孩子手里抓着厚厚的一打信,随手抽出一张,明楼一下子明了了,信上所写的公司地址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到,只不过孩子年幼,不清楚罢了。
        男孩抽泣着说:“这些信,都是我爸爸收的,昨天都给我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明楼什么都明白了。
         回到家,再次坐到书桌前,只不过这一回收信人,写的是明台。

第十二天
       再次推开书房大门,明楼不再翻阅自己收集的那些藏书,而是翻出了一封信,笔迹清秀,正是明诚所写。
        “此次任务凶多吉少,明诚为国牺牲在所不辞,只是有些舍不下大哥。”
        “对不起,阿诚又自作主张了。”
         晚上,来了一位访客,开门,是明台,一见到明楼,他的眼睛竟冒出点点泪花。
         两人坐下,明楼抢先开口。
         “阿诚牺牲了。”
         “是。”
         “我这些天寄的信都是你收的。”
         “是。”
         “我一直在封闭自己。”
          “是。”
          每一个“是”的尾音,都带着哽咽声。
          明台从包中拿出什么交给明楼,正是明楼一开始写给明诚的那封信,地址写的是当初他们在上海的家。
        如今那套房子的主人,是明台。
        明楼的记忆没错,明诚的确在分别之时说过想回上海的家,不过那个时候的分别,是生离死别。
        这句话说完后,明诚便闭上了眼,与明楼,与这个世界告了别。

第十三天
        明台暂时在家中住下了,这一天,明楼寄出的诗得到了杂志社的回应,他们问他有没有意向做签约诗人,明台也抢过信看信上写了些什么。
        “是你把我当初的信寄给了杂志社吧!没想到是你这位明先生。”
        “大哥写的很好不是吗?”

第十四天
       明台要走,明楼提出和他一起回一次上海,在去往机场的路上,明楼轻声说道:“想去见见阿诚了。”
       一下飞机,明楼便想到上一次,这一次和上一次都是为了见阿诚,不过走的是不同的方向。
       这一回明楼去的,是明诚的墓地。
       明楼将花放在明诚墓前,站了许久。

第十五天
        今天似乎比过往的任何一天都要释放一些,好似放下了什么,摆脱了什么,是时候考虑未来了吧!想来好笑,也不是年轻小伙子了。
        明楼再写一封回信,信上写了不少,意思却很简单。
        他愿意成为一名诗人。

一年后
        明楼接到一位姑娘的来信,说很喜欢他的诗,虽然大多数是怀念之词,未免有些悲伤,但句句皆是真感情。
        那是自然,毕竟明楼写诗时想的,是他爱了一辈子,念了一辈子的明诚。

(本来想按歌曲方向走,结果写成这样。。。

     其实就是阿诚哥牺牲了,大哥受刺激太大,一直封闭自己,临死前阿诚给说想回上海,大哥就自己骗自己,认为阿诚哥回上海了,他一直不去见阿诚哥,是因为他的潜意识知道阿诚哥死了。
     后来到了上海,大哥反应那么大,也是因为他的潜意识在抗拒他打开门,打开门这个一直以来欺骗自己的谎言就拆穿了,结果反而叫他回忆起了很多。
     那个小孩的刺激也是原因之一,两个人有很多相通之处,只不过男孩是被瞒,大哥是自己封闭自己。
     后来大哥醒悟后,开始写诗,算是对未来的规划,也表示大哥想用诗表达对阿诚哥的爱。
   
  我就不该写太复杂的东西,文力不够啊!😭 )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