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si

楼诚 团兵 独伊 麦雷
墙头多,以上四个是本命
不同时期有侧重点,但本命就代表绝不退圈。
ps:楼诚不吃RPS,衍生系列主蔺靖。

Almost lover(谭赵)上篇

(狗血暗恋梗,单箭头,设定两人同岁,有bug见谅)

一。
        赵启平把他的青春时光都花在了对谭宗明的暗恋上,这场暗恋,长达五年,这五年来,赵启平一直陪在谭宗明身边,最后,换来的却是这样一句话:“赵启平,你这个朋友我交的值,谢谢你这五年来的帮忙。”谭宗明笑得格外真诚,赵启平心情却十分复杂。

        五年了,也没发酵成爱情。

        赵启平栽在谭宗明身上的起点,要从大学刚入学说起。赵启平拖着重重地行李箱走进校门,一个身影擦身而过,正是谭宗明,当时,赵启平只觉得这人的气质不像个普通大学生,而且,很帅。

        更没想到,这个入学偶遇的帅哥,还跟自己是同宿舍的。一来二往,关系也就熟了,谭宗明和赵启平成了好朋友,可当有一天,谭宗明交了女朋友,赵启平一股无名火“腾”得升起,他嘴上玩笑话说谭宗明是“见色忘友”,心里却很不是个滋味。

        聪明如赵启平,立马明白自己的心情,他一开始将自己的沦陷归结成“都怪谭宗明这家伙对自己太好了”,也难怪,每天把你叫起床,帮你去打早餐,若是个妹子这样,赵启平早就发现自己的沦陷了,性别终究让他察觉的太晚。

       赵启平看的很开,喜欢就是喜欢,认识到就要接受,再说,过个一年半载,他也许就不喜欢了,有谭宗明这样一个朋友,就算不是恋人,也不错。他没有告白,因为告白同性这事儿做起来还是有些奇怪,更何况,谭宗明现在是有女朋友的人。

        大学毕业,赵启平和谭宗明依旧是没有断了联系,谭宗明的那个小女友没有进行下去,赵启平原想着该搏一搏了,却听得谭宗明跟他说:“赵启平,我一直有个很喜欢的女人。”

        女人二字已将赵启平排除,他没想到,谭宗明也有爱而不得的人。

         谭宗明把那女人的照片给他看,短头发,职业装,一看就是一个精明干练的女人,长相也是相当的出众,他知道谭宗明向来不喜欢那种娇滴滴的女孩子,原来如此。

        “怎么认识的?”赵启平勉强稳住自己的心情,发问道。

        “两年前吧!工作上的合作者,名字叫安迪,美国长大,从来都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但你就是喜欢她。”赵启平说完,谭宗明无奈地点点头,看来,谭宗明这家伙是认真的。

       “喜欢就去追求她啊!”

      “那样的女人,我没把握。而且我也不是没有追求过,但她好像一点也没察觉到。赵启平你这家伙肯定不会懂得,从大学起不都是女孩子倒追你。”

        我不懂!!!谭宗明你这家伙居然说这种话,老子喜欢了你这么多年,你还不是一点也没察觉到,光把我当朋友了。

       “那你现在跟她什么关系?”

       “朋友关系,”过了一会儿,谭宗明又补上一句,“知心朋友。”

        连关系都一模一样,他赵启平算是服了。

        “追女人嘛!无非就是送些她们喜欢的东西哄她们开心,谭大老板不是向来一掷千金的吗?”

        “谢谢建议咯!”

         本来呼之欲出的告白又被闷在了心里,明明知道谭宗明心里有人,还跟他表白,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二。
        其实,一掷千金这个词,放在谭宗明对赵启平上也可以。赵启平要在上海买房子暂时钱不够,谭宗明二话不说给了赵启平一张支票。赵启平想看哪个古典乐队表演,无论在英国在美国,谭宗明都能让他坐私人飞机跑去。

        还记得两人大学毕业那年,谭宗明约赵启平到国外旅游,当时谭宗明还没有和他那个女友分手,跑来约自己,确实很让人惊讶。谭宗明却说:和女朋友在一起还没跟你在一起快活,注孤生咯!赵启平一听这话脸红了,这家伙不知道我的心思还总撩我。

        “怕什么,有我陪你打光棍呢!”赵启平很是义气的拍了拍谭宗明的肩膀。

        “哈哈,以后我们两个单身狗相依为命得了!”

        若是能和你相依为命,倒也不错。

       赵启平一分钱也没花,住的确实五星级酒店,吃得都是高档食品,天天坐着豪车出行,小日子过的是格外滋润,知道这肯定花了不少钱,但赵启平他就是想狠狠地敲诈谭宗明一笔,谭宗明倒也没说什么,只是说赵启平这家伙够贪的。

        赵启平没那么多钱,所以常在细节上取胜。他总把谭宗明的生日记在心上,每年的这一天,就算再忙,也要尽量把事情都推掉,推不掉也会再找一个时候。赵启平开着谭宗明的豪车,把这个总关在办公室里的总裁,天南地北地到处带。

       事实上,他一直很害怕,身份上的差异会让两人的友情淡去,最后没了联系,所以,他拼命燃烧着自己的热情与关怀,谭宗明以为面前的这个赵启平非常不拘一格,仿佛许多事都不放在心上。但到头来,时时把他放在心上的又只有赵启平。

       否则又怎会那么巧,赵启平的不拘一格与洒脱,都是谭宗明喜欢的呢?

三。
       今年夏天,谭宗明邀请赵启平到海边度假,赵启平开玩笑道:“怎么不约那位安迪小姐呢?这可是个好机会啊谭总!”

      “我约过了,可她没同意。”

       赵启平大骂自己居然问这种蠢问题,心里却又不由得难过起来。

        海边的度假非常开心,赵启平每天都躺在躺椅上,有时还有美女前来搭讪,却没想到,谭宗明突然告诉自己公司有事需要回去,赵启平知道以谭宗明的性格,定是把公司的事都处理好了才外出的,绝不是公司的事。能让谭宗明这么着急的。。。

      “是安迪要你帮忙吧!”安迪最近经常会打电话给谭宗明问他些问题,他和谭宗明总呆在一起,很多时候赵启平和谭宗明本来聊的好好的,安迪一通电话打进来,谭宗明就竖起食指,示意赵启平安静下来,接通电话,谭宗明勾起的嘴角,眼神里抑制不住的喜悦,温柔的语气,关怀的话语,都让赵启平对电话那头的那个女人嫉妒的发狂。

       所以每一次,他都干脆直接出门去,在沙滩上吹吹海风,谭宗明倒也没有对赵启平的离开说些什么,谭宗明呀谭宗明,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不开心吗!

        他早该想到,现在这个陪自己在沙滩上度假的谭宗明,说好了要陪着他的谭宗明,一个远在千里之外的女人只用一通电话就能将他夺走,心爱之人的请求,谁又能拒绝。

       所以,当谭宗明满脸歉意地跟他说要离开的时候,他除了点头,竟是做不出别的动作了。今天回国的飞机没有了,谭宗明订的是明天的飞机,也就是说,距离谭宗明回国,还有大概十个小时时间。

        十个小时,足够做很多事了。

       “谭宗明,陪我去一个地方。”

        “离起飞只有一点时间了,下次有机会吧!”

        “谭宗明,算我求你。”

        这是赵启平第一次对谭宗明用求这个字,他圆圆的眼睛望着谭宗明。

        他害怕谭宗明拒绝。

四。
         赵启平说出这句话时,态度十分强硬,但他心里知道,他一点底气也没有,谭宗明若是拒绝,他又能如何,一个人的无理取闹永远都是要建立在一份宠爱上的。好在,谭宗明没有拒绝。

        还是按老规矩,赵启平开车,谭宗明就坐在副驾驶上,一开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空气仿佛都静止了,赵启平首先打破了沉默:“你不好奇我把你带到哪里?谭总的身价还是很高的啊!把你绑了能赚不少吧!”

        谭宗明的嘴唇微微抿起,似乎还没有从刚才良久的沉默中走出,他转过头,嘴角挂上一抹浅笑:“要绑早就绑了,你在我的水里下点麻醉药,我肯定就倒,毕竟这是小赵医生的专业嘛!不过你好像一次也没抓住机会。”

       气氛变得轻松起来,谭宗明和赵启平五年的友谊,让他们之间产生了非凡的默契,他们都很清楚与对方的相处之道。

       车停下,两人到了,谭宗明抬头一看,愣住了,赵启平居然带他来了鬼屋,鬼屋旁的牌子上,用英语写着“最恐怖”,还特意用血迹般的字体,显出一种诡异的气氛。

        谭宗明不是没有来过鬼屋,不过他上一次来还是读大学的时候,赵启平硬拉着他去的,时间有些久,当初的经历都有些记不清了,他倒不知道,赵启平对鬼屋还有这份执念。

        掏出手机,还有七个小时,赵启平暗叫不好,于是偷偷瞄了一眼谭宗明的脸色,还好,算得上冷静。

        “那个。。。我们进去吧!”赵启平小心翼翼地开口,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早就订好的门票,递到谭宗明面前,“不玩可惜了!”

        两人进了鬼屋。

        这鬼屋还确实有些吓人,不过他赵启平并没有害怕,他哪里对鬼屋有什么追求,他来这里,纯粹是为了一个约定,这个约定是他和谭宗明之间的。

        大学时候,赵启平也曾把谭宗明带到鬼屋去,实际上,赵启平也是希望吓吓谭宗明这家伙,谁叫他总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结果谭宗明一点也不害怕,让他的小心思落了空。赵启平心里很是不快活,谭宗明察觉出来:“怎么,非要把我吓到才开心?”

        赵启平没说话。谭宗明主动拍拍他的肩膀:“等我们大学毕业了,我们去这世上最恐怖的鬼屋玩,保证过瘾。”

        谭宗明说的轻巧,后来两人大学毕业,谭宗明便忙起来,甚至在有的时候,和赵启平约好了的事也要临时变卦,这个约定,可能只有赵启平还记得了。如今看来,可不是只有赵启平一人记得!

        谭宗明呀谭宗明,你对我一掷千金不假,我就活该一颗心寄托在你身上,把你随口说的玩笑话也当初宝贝一样记着。

        今年夏天,赵启平一看度假的地方,想起那个“世上最恐怖的鬼屋”不就坐落于此吗?他以为,他以为这个约定会实现了,他甚至偷偷买好了票,只等着谭宗明提起,可谭宗明没有,甚至连这个假期都无法陪他过完,就要离开,赵启平怎么甘心。

        不得不说,有些吓人,赵启平不由自主地握紧了身边人的手,黑暗里赵启平看不到谭宗明,却听到谭宗明那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炸开:“没什么害怕的,有我呢。”

        赵启平脸上一湿,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下来,他就想让谭宗明陪着自己,不管去哪里都好。但他很快用手擦抹干净。

         越走里面就越发吓人起来,赵启平直接挽上了谭宗明的胳膊,怕是一方面,这样一个接触的机会,赵启平怎么会轻易放弃,大不了被嘲笑“胆小鬼”罢了!挨得这样近,认怂他也乐意。

        本以为就会这样一直走下去,没想到随着尖叫声,一阵人潮涌来,赵启平被迫松开手,等人流散去,黑暗里赵启平竟是寻不到谭宗明的身影了。他掏出手机,信号微弱,只好勉强发了条短信。

       “你在哪里?”

        发完赵启平便一个人向前摸索,他是真怕了,四周可怕的叫声另他毛骨悚然,偏偏这个时候,他孤身一人,好不容易求来的谭宗明,也没呆在自己身边。
       “我们走散了,所以我就只好一个人往前走了。”

         赵启平接到谭宗明的短信,心瞬间安定了不少,而接下来的短信,更是让他呼吸一停。

       “小心点,我会在出口处等着你的!”

        就凭这这句话,害怕的时候,赵启平不停地对自己说:“快点走出去,有人等着你呢。”临近终点,出口处投来一点光线,他一下子冲出去,出口处有很多人,却唯独没有他想见的那个。

        此时赵启平才发现,他的脚早就软了,手也在发抖,掏出手机,才发现有一条未读短信,看来是因为里面太吵没有注意到。他轻轻划开屏幕。

        “对不起,飞机来不及了,我很抱歉。这个地方很有趣,谢谢你带我来这里。”发出的时间不过比赵启平出来要早那么两分钟,两分钟竟也等不得吗!

        走了,终究是走了,眼泪又一次流下来,这一次赵启平却没有去擦,风把眼泪吹得脸发疼。

        没过多久赵启平便回了国,他没有坐谭宗明的私人飞机,也没有刷谭宗明的卡,而是自己掏钱买了张普通机票,他甚至没有和谭宗明打电话说自己回来了。

         这是这场持续五年的暗恋中,赵启平最想放弃的一次。

TBC

(哈哈写的挺渣,但就是想写这么一个故事。)

评论(1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