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si

楼诚 团兵 独伊 麦雷
墙头多,以上四个是本命
不同时期有侧重点,但本命就代表绝不退圈。
ps:楼诚不吃RPS,衍生系列主蔺靖。

当他老了(楼诚) 上

(看《二十二》产生的脑洞,不过成品和这部电影却没什么关系了,用“我”的视角,讲大哥老年时候,历史不好,所有bug请见谅)

一。
        我住的地方很偏僻,在一条小巷里,而小巷的最里面,住着一个人。没有人知道他过去是做什么的,有人说他曾经是新政府高官,有人说他是过去的资本家,当那个男人走出来时,才发现众多离奇谣言压着的,不过是个普通的老人。

        他的脸上布满皱纹,如岩石上的裂痕,头发也将近花白,只有零星几缕黑发掺在其中,只有那双眼睛还闪烁着与年纪不相符合的光芒,让人还可以一窥他当年是何等意气风发。

        那位老先生刚来时,有不少人前去拜访,我也去了,然后得知这位老先生叫作明楼,为了礼貌,我就称其为明先生好了。

        说明先生是我见过的最博学的人,也不为过,在我们那个年代,能够上大学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了,明先生不仅上过大学,还上的是洋大学,会说一口流利的法语,我便跟母亲说明先生懂得多,可以请教问题,经常来拜访明先生。

        我家中条件一般,但相比于明先生,还是要富裕些,母亲感激明先生对我的教导,又听我说明先生生活过得惨淡,每次都嘱咐我带上一些点心,冬天时候送一些棉衣过去,明先生很是感激,曾经登门拜访我母亲。

        一次我推开门,正看见明先生正入神地盯着一张照片,我很是好奇,便凑近了去看,瞧得不大清楚干脆就抢到手里看起来,明先生皱了皱眉,伸手要从我手里抢过,我灵巧地一躲,玩心大发,不想让明先生拿到。明先生到底是年纪大了,才没一会儿就累的气喘吁吁,坐在椅子上,然后从口袋里掏出眼镜布,擦了擦被汗珠沾湿的眼镜片。

        “人还是不得不服老!”

        明先生说完这话,竟露出笑容,也许是自嘲吧!

        我细细观察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年轻的男孩,他穿着简单的白衬衫,脸上没什么肉,称得眼睛愈发的大,长的十分清秀好看。

        “恕我冒昧了,这位先生是?”

        “我的弟弟,后来又跟我一起共事。”

        “原来如此。你们关系一定很好吧!”

        “当然。”

        我不知道,过去曾有人用“铜墙铁壁”四个字,精准概括了明先生和那位先生之间的关系。

        “那位先生现在在何处呢?明先生与他关系这样好,怎没见他前来拜访过?这样好看的小哥哥,真想见见。”

        “是嘛,我其实也想。”

        “您还有照片吗?”

        明先生从桌子上拿来一本摊开的相册,我翻到第一面。第一张照片中,一个年轻男人穿着制服,一看就是不简单的人物,细看眉眼能认出那是明长官年轻时候的样子。而他身边,站着的就是那位先生,也穿着一样的制服,不过要更消瘦些。

        我忍不住又多翻了几页,相册很厚,时间跨度很大,即使我年纪尚小,对过去的事情也没什么了解,但我现在可以确定,外面那些谣言并不是空穴来风。

        很快我便发现,明先生单人照很少,他总是和各式各样的人合照,和那位先生尤其多。那位先生总是站在明先生的身边,甚至穿着同样的衣服,腰挺得笔直,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盯着镜头。

        “那位先生总跟您呆在一起呢!”

        “那是自然的,他是我的秘书。”

        “先生过去到底是怎样的人物,还有秘书。”

        “小人物而已。”

        这话便是不想说了,我也无需强求。

        “可以告诉我那位先生叫什么吗?”

        “明诚。”

        “忠诚的诚?”

        “是的。”

        “好名字。”

        “名如其人。”

二。
       学校的课程越发难了,我便跟说母亲放学后想去找明先生,晚上会晚些回家,母亲同意了。

        明先生很欢迎我的日日到来,他问我怎么不问学校老师,我告诉他学校那群老师也不懂,有什么好问的,他笑话我小孩子心性。

        有一次不太一样。因为我跟他讲了发生在学校里的一件事。

        “明先生,今天我们学抗日战争,学的挺快还剩下点时间,历史老师就跟我们讲了些题外话。”

        “他说,抗日战争乃至解放战争能够取得胜利,其实情报工作者也有很大的功劳,然后跟我们讲了几个有名的人物。”

        “其中有一个代号为眼镜蛇的间谍,有三重身份,这个人该是有多厉害啊!不过留下来的只有他的代号,真名长相至今都没有公之于众。”

        我说的眉飞色舞,根本就没有注意明先生。

        “我们老师还说,这种事知道就好,考试的时候是绝不能这样写的,还是要按着课本来。”

       回忆完毕,我停下来等明先生的回应,却发现明先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神了,注意到我的目光,才回过神来。

       “小姑娘,我能看看你的历史书吗?”

        我将历史书交给明先生,明先生翻到抗日战争这一课,发现自己看不太清楚,便伸手去拿自己的老花镜,看了一阵,又觉得有些昏,揉了揉太阳穴。

        “寥寥几面,终究写不下那么多英雄人物。你可知曾有人,明明是救人的英雄,却被扣上汉奸的帽子。”

        “还有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并不在少数。”

        “那明先生,你是这样的人吗?”

        “我?小姑娘觉得呢?”

        “我可以肯定明先生年轻时,是一个英雄人物,只是不知道是什么类型。”

        “谢谢小姑娘夸奖。小姑娘若有兴趣,我关于眼镜蛇还了解一些东西。”

         我兴奋极了,对于这样的传奇人物,能够多加了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这位眼镜蛇,其实身边还有一位帮手,代号‘青瓷’。和眼镜蛇一样,三重身份。”

        “还有一个这么厉害的人物!!”

        “不过最后眼镜蛇得以苟且偷生,青瓷却牺牲了,所以说这眼镜蛇最后成了一个丧偶之人。”
        “丧偶之人。。这两个人!”

        “相互陪伴几十载,生出了情愫。”

        “我的天啊!”

         在我这个小姑娘看来,这分明就是一场浪漫到极致的恋爱,虽然结局令人惋惜,但过程,必定是极其触动人心。

        “我都可以想象,这个青瓷一定是个非常好看的姑娘。”

        “青瓷并不是女子,而是男子。”

        我惊讶地张开嘴,那这两个人岂不是。。。可明先生似乎没觉得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沉默良久,我对明先生说道。

        “那也一定是个极其俊朗的男人了。”

        回到家,我问母亲:“什么情况下,会让两个男人之间也产生爱情。”

        母亲半天说不出话,问我怎么想到这些,我告诉她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到了。

        “其实,两个男人相爱,也没什么奇怪,无非就是情到深处,连世俗的眼光都不想在意了。”

        我朝母亲点了点头。

(两周年的贺文,本来想写完再发,结果今天实在写不完,就先写一点吧!反正又是一如既往的渣文笔产粮。喜欢楼诚很开心,希望以后也能喜欢下去😘)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