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si

楼诚 团兵 独伊 麦雷
墙头多,以上四个是本命
不同时期有侧重点,但本命就代表绝不退圈。
ps:楼诚不吃RPS,衍生系列主蔺靖。

当他老了(楼诚) 下

http://vissi-home.lofter.com/post/1dd550e3_110b55d6(网址是上篇)

第三章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到了明先生家中,却发现屋中来了一位客人,原来是一个女人,我不禁怀疑这个女人和明先生有什么关系。

        “这是我邻居家的小姑娘。”

        那位客人一听,朝我走近了些,我对她悄悄进行了一番打量,能看出来人年轻时肯定很是漂亮,但说话时总是微低着头。

        说实话,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有人来访问明先生了,这些年来明先生总是一个人坐在屋子里,除了我再没什么人来了,如今这位客人,着实是位稀客。

        “我叫阿香,感谢你这些年来对大少爷的照顾。”

         “啊,言重了。”

        阿香。。。大少爷,我不自觉地把眼光投向明先生,他仿佛是知道我心中想着什么似的,朝着我温柔地笑了笑。

        看来,明先生的身份很不一般,我越发怀疑起来。

        接下来的时间过的很快,我和阿香讲,明先生就在旁边听着,他年纪大了,也没有那个精气神加入我们,只是在我们身边坐着,但我看的出来,明先生很开心,笑容始终都挂在脸上,跟个孩子一样。

       不过阿香小姐并没有久留,第二天早上就准备走,我背着书包准备上学,恰好碰到了拖着行李箱的阿香小姐。

        “小姐怎不多留几日?明先生这几年过的寂寞,难得看他像昨天那么开心。”

        “我这几年也记挂着大少爷,总说要来看他却抽不出时间。”

        “我可否冒犯问一句,您称明先生为大少爷,是什么意思?”

         “我曾经是明家的仆人,后来嫁了人,也算是过上了安稳的日子,喊大少爷也是因为习惯了。”

         我见阿香小姐说话不怎么隐瞒,便决定更进一步。

        “可以告诉我明先生过去到底是怎样的吗?”

        “小姑娘,一句两句话说不清的。”阿香小姐的眼神明显开始躲闪,说话也不太流畅。

        “那您可知有位明诚先生?”

        我这话根本就是明知故问,果不其然,阿香小姐的表情一下就变了。

          “是大少爷告诉你的?”

          “是。其实您无须告诉我很多,我只想知道,明先生过去,是好人还是坏人。”

          阿香小姐表情变得更加奇怪,她扭过头,嘴里不知在念叨些什么,无奈声音太小听不太清,我趁机看了看时间,这回上学肯定要迟到了,不过,若是能解开这一直以来的谜团,迟次到又算得上什么!

        她终于扭回头,直直地看着我。

        “他,绝对是个好人,更应该说,他是一个真正的英雄。”

        听到这句话,我已经忍不住扬起了嘴角,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不过人们总记得英雄风光,却不曾想英雄迟暮的那天,对吗?”我开口。

        “说得有理,不过准确来说,是大少爷失去了那个陪他度暮年的人。”

         “是明诚先生。”原来这位先生早已过世,也难怪明先生当初会露出那样的眼神,看似平淡,实则是因为没了念想而心死。

        “阿诚哥总说自己是个仆人,可大少爷对他的情意谁都看得出来,我一直觉得他们两个就应该在一起。我记得他们两个曾经一起画过一幅画,我就站在旁边,大少爷还说这幅画应该叫家园。”

        “我现在都还记得他们之间的眼神。”

        我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许多东西,他们原本毫无关联,却又在这一瞬间全都联系起来。

         “明先生年轻时,可喜欢蛇?”

        阿香小姐先是一愣,随即又笑了起来。“尤其喜欢眼睛蛇。你可知这个秘密,当初大少爷谁也没告诉,只有阿诚哥知道?我也是几年前才从小少爷口里知道的。”

        “也是明先生告诉我的,谢谢阿香小姐,我已没有什么要问的了。”

         说没有什么要问,肯定是假话,阿香小姐口中的小少爷又是谁?明先生的过去,远比我想象的要复杂。但能问到这么多,理应不再问下去了。

        我赶紧飞奔着赶向学校,果然挨了老师一顿骂,晚上见到明先生,明先生问起原因,我也没有隐瞒我和阿香小姐聊天的事。

        “也不知道聊些什么!”明先生佯怒。

        我知道明先生也能猜到,便故意说道:“如今人世太平,又不是过去那个年代,聊天又有什么,也不怕别人听了去。”

        “净找些借口。”


第四章

        明先生腿脚越发不好了,我替他买了一辆轮椅,他偏不坐,自己跑去买了一根拐杖,每次走路都伴着敲地的声音。

        明先生的头发也白了,脸上的皱纹也多了,皮肤也变得没有弹性,粗糙的就像树皮一样。他记性不太好了,口舌不太利索了,晚上怎么也睡不着,睁着眼睛面对一片漆黑。

        “有些事突然就想不起来。”

        “您还记得多少?”

        “嗯......我想想,有一次吃年夜饭的时候,我、大姐、明台、阿诚,阿香都坐在桌子旁边,明台他非要听戏,我和阿诚就表演了一段。”

         “还有吗?”

         “让我再想想……我和阿诚曾经一起画过一幅画。”

        明先生想得很认真,他的手紧紧抓着拐杖,眉头皱得很紧。

        没过多久,明先生就坐上了轮椅,那根拐杖他也没有丢,只要还能走,明先生就绝不会用拐杖,只要还能用拐杖,明先生就绝不肯用轮椅。

         “我和阿诚曾经表演过一段戏。”

         “还有呢?”

         “还一起画过一幅画。”

           这几句话,我从明先生口里听了无数遍,但怎么也不嫌腻,我就怕他突然有一天就安静了。我想那幅画,应该就是阿香小姐所说的家园,明先生心中的家园。

         又过了一段时间,那根拐杖也被搁置了,渐渐落上了灰,轮椅则是日日被擦得干干净净,成了离不了明先生身的东西。

         “我做梦的时候,梦里总有一个人喊我大哥,却又不知道是谁。”

        “那是明诚先生,您跟我讲过的。”

        “哦是嘛。”

         如今我再也不会拿书去问他了,大部分时候,我都是坐在明先生旁边,想到什么就跟明先生讲,明先生有时想说些什么,张开嘴却又停住。

         我心里头很难过。

         最近,我在替明先生清理屋子时,翻出一张油画, 画被包的很仔细,不过压在一大堆东西下面,如果不仔细翻恐怕很难找到,我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幅风景画,画上有一条弯弯的小河,几棵绿油油的大树,一座小小的房子坐落在美丽的风景之中。

        我将画拿给明先生,他的眼光突然就凝固在了画上,他说他好像想起那个喊他大哥的人的模样了,然后伸手抚摸那幅画。

        “这画叫家园。”

        “您还记得这画的名字!”

        明先生叫我把画挂起来,积了这么多年的灰,也是时候让它重见天日了。

        以后的日子里,明先生总会对着那幅画发呆,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也许是进了另一个世界。

       一个有明诚先生的世界。

       阿香小姐说,她一直记得两人之间的眼神。

       那么我,一定会永远记得,明先生望着这幅画的眼神。

       明先生的病情似乎有了好转,主动跟我提出想到外面看看。我推着明先生的轮椅,经过奔跑追逐着的孩子们,经过为生活奔波的人们。

        “如今......”

        “如今是太平的时候。”

        明先生走得悄无声息,他坐在轮椅上,垂着头像是睡着了一般。

       我又一次见到了阿香小姐,但这一回,她推来了一位老人,老人坐在轮椅上,眼神呆滞,阿香小姐跟我说,这位是明家的小少爷,也就是明先生的弟弟,名叫明台。

        明台,明先生曾提过的。

        阿香小姐跟我说话时,明台先生没有丝毫的反应,后来我才知道,明台先生的耳朵受过伤,不太灵。

         他在明先生的墓前,坐了许久,而我在一旁。一声低沉而又颤抖的“大哥”打破了沉默,明台先生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我也红了眼眶。

        若干年以后,一本传记引起了极大轰动,书中详细记载了三名传奇特工的背后故事,作者是三名特工之一,也是唯一一个还存活于世的,我买了一本,首页便写着:

        致敬那些英雄。

       这本书完全解开了我当年的谜团,透过这本书,我仿佛能够看见那个运筹帷幄,搅弄风云的明先生。

        作者在最后写道:

        如今我已是老眼昏花,过去那些事有时也想不起来,便想着记得的先用笔记写下来,免得有一天我入了土,这些东西就成了永久的秘密。

        几天的功夫,小巷便迎来了一大批记者,可他们能看到的,也只有挂在墙上的家园了。

        明先生的事成了小巷人们津津乐道的故事,我只想着,今年,明先生的墓上,会不会多几束花呢?


(距离上次更新居然都有两个月了,总算是写完了,为我自己撒花花🎉现在想想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写出来的,感觉全程都在瞎BB)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