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si

楼诚 团兵 独伊 麦雷
墙头多,以上四个是本命
不同时期有侧重点,但本命就代表绝不退圈。
ps:楼诚不吃RPS,衍生系列主蔺靖。

单向窥探(楼诚) 上

(慎入慎入,师生恋Au,大哥是老师,还是痴汉型;阿诚哥是学生。
绝对绝对OOC了,但设定好爽就写了...可以点叉叉的.)


那个孩子,只用一个眼神,就能把他内心那些肮脏的东西都勾出来。


明楼记得自己第一次走进教室时,一张俊秀的侧脸便映入眼中,即使只是侧面,也能看出那个孩子有一双多么大的眼睛,鼻梁也仿佛是用尺精确量出的,恰好是能让自己心动不已的弧度。

那孩子正好坐在第一排。等他走上讲台,便离那孩子更近了,所有的学生们都看向自己,那孩子也是一样。

明楼直直对上那双眼,他想起曾去过的动物园里的小鹿,一种让人忍不住怜爱的生物,也有可能是因为太近了,近到明楼可以看到阳光在眼珠上反射出的亮光,他想起了阳光落在水面上,波光粼粼的样子。

“老师.......”

明楼这才意识到自己站在上面许久没说话,这群学生们都心急了,他又瞧了一眼那孩子的嘴唇,然后拿起报名表,点起了名。

到底哪个名字是他,明楼边念边紧张着,但他的声音还保持着冷静,他开始思考,念到他的名字时,要用怎么样的反应,才能骗过这群学生,不显出自己肮脏的眼神。

“明诚。”“到。”

那孩子站起来,大声地回答,明楼拼了命的压抑自己翻滚着的心,瞧了一眼明诚,该死,他的嘴唇怎么这么红。

“没想到我们同姓,明诚同学。”

明楼此时无比感谢,这个自己一出生就拥有的姓氏,能够让他和这个勾住自己的孩子,多年以前就有了冥冥的联系,也成为他和明诚第一次对话的契机。

“是的老师,很巧。”

明诚缓缓坐下,明楼脑海中却还回放着明诚说话时,一张一合的嘴唇,和隐约能窥见的舌尖,他继续往后念着,却在每一次念名字时,都无意识地扫过明诚的名字,就好像他的眼神扫过的不是一个名字,而是明诚的身体。

从此以后的明楼成了一个疯狂的暗恋者,他喜欢在改完所有孩子的作业后,单单抽出明诚的,然后用指腹轻轻滑过那一个个由明诚写下的汉字。

明诚有一双很美的手,十根手指都又细又长,骨节分明,薄薄的肌肉覆在上面,恰到好处的只隐隐突出一点,血管在手背上显出淡淡的青色,把皮肤衬得愈加白皙。

他手上的这个作业本的每一个字,都是这双手写下的,或者说,这个本子的每一处,都曾被这双手抚摸过。

每天上课,他都站在讲台上,趁着学生们都低着头看书,便尽情地看明诚,明诚微微颤抖的睫毛,就像刷子一样,一下一下地都刷在心头,产生一种无法忍耐的心痒。

只是作为老师,明楼也是爱着明诚的,明诚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这所学校,可以说是品学兼优,所有的人都习惯了,排名表的第一个,是明诚的名字,明诚的聪明让他从一群俗物中脱颖而出。

在学生看来,老师偏爱于成绩好的学生,是再正常不过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明楼才敢时有时无的展示出自己对明诚的喜爱,为明诚讲题的时候,拍两下他的肩膀,或是揉揉他的头发。每当这个时候,明诚总是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可爱至极。

后来有一天,明楼发现明诚的脸上青了一块,痕迹不算明显,但对于天天望着明诚的明楼而言,那块痕迹就如同精美瓷器上的一条细小的裂缝,就算再小,也是破坏。

明楼趁着放学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走到明诚的身边。

“明诚同学脸上怎么青了一块?”

“没什么,不过是家里不小心磕到了。”

明诚的那双眼睛,早就出卖了他,他在撒谎。

明楼这才发觉,明诚似乎是太瘦了些,衣服穿在他身上总显得大一码,脸上也没什么肉,一张小脸把本来就大的眼睛衬得愈加大,又生出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来。

想着想着,明楼轻轻握住明诚的手腕,“平常吃得不好吗?完全不见长肉。”

明楼的眼神很温柔,他很认真地望着明诚,发现明诚的睫毛正微微颤动,眼睛里也蒙上了一层水汽,但明诚一眨眼,却又全部消散开来。

“挺好的,谢谢老师关心。”

明诚说完便背着书包准备回家,离开的时候又看了一眼明楼,明楼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觉得这个孩子,怎么这么让人心疼。

第二天明楼便邀请了明诚的母亲到学校,他完全不敢相信,那个坐在椅子上的女人,会是明诚的母亲,那个女人的眼睛没有丝毫神采,穿在身上的那条灰色的紧身裙子,把她臃肿的身体线条完全的勾勒出来。

苍老到不可思议。

明楼跟她说起明诚的情况,那女人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就好像明楼说起的,是一个陌生人,等明楼说完,她才终于抬起头。

“明诚是我的养子,我没有结婚,从小到大只有我一个人养他,我替别人做保姆,一个月也赚不到几个钱,家里穷得很,老师您也不要费心了。”

明楼觉得好笑,面前这个女人好像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一圈圈肥肉和明显突起的小肚子,相比而言,明诚瘦的身上好像没有肉一样。

终究是白说一场。

明楼来到教室,看到明诚正弯着腰学习,他走到明诚身边,低声告诉他自己今天见了他的母亲。

明诚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了。

“晚上老师请你吃饭吧!”

“哎?!为什么?”

明楼挨得更近了些,他甚至可以听到明诚因为紧张而加重的呼吸声,明诚的眼睛眨得飞快,偷偷抬眼看了下明楼,又赶紧低下头,俨然一副乖顺的样子,明楼看得入了神,满脑子都是明诚小心翼翼的可爱模样。

“明诚同学这回考试又是第一名,老师想要犒劳一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也可以跟老师聊聊天,老师很愿意当你的朋友。”

朋友,是恋人关系的开始形式,不过也不知道自己这份背德的爱,是否也符合这个规律。

快要打铃,明楼早早站在教室门口,孩子们看到窗外班主任的身影,都做作地摆出认真听讲的姿态,明楼的目光却没有一刻是落在他们身上的,在明楼心中,没有什么比明诚更美的事物了,尤其是此刻,夕阳的余晖洒落在明诚身上,让明诚的轮廓显得柔软极了。

铃响了,人流匆匆逝去,明诚背着书包落在后面,明楼摸了摸明诚的头,然后为他拿过书包,一大一小,一前一后,明楼知道明诚拘谨,主动牵上明诚的手,软软的很舒服,不过一会儿就出了汗,汗水毫无保留地填满了两手之间的所有缝隙,让两人的皮肤,亲密无间的接触着。

事实上,明楼要带明诚去的,不过是学校附近的一家小餐馆,餐馆老板很热情,特别是在认出明楼明诚两人是学校的老师和学生后,又在他们的盘里多加了几勺菜。

“明诚同学趁热吃吧!虽然是家小餐馆,但菜的味道还是相当好的。”

“老师很喜欢来这儿吗?”

“是,明诚同学呢?第一次来这儿感觉怎么样?”

明诚露出一个微微的笑容,他夹起筷子吃了几口,开口道:“很好!”

这个笑容,就好像春风吹过的一个枝头上的微蕊,含蓄却又预示着盛大开放。

那一晚,明诚向明楼说了很多,先说他的母亲,又说到他的小时候,明诚说有时自己真希望,会有人推开他家的门,告诉他,我会带你走。

只要明诚愿意,明楼愿意做那个推开门的人,带走明诚,将他留在自己身边,只要明诚给他这个资格。

可明诚的下一句却是:“长大了我明白了,与其等着英雄来救我,不如自救,我希望以后能到国外读书,这样就可以离她远些了。”

一顿饭后,两人又恢复了普通的师生关系,不过有时心照不宣地一笑。而明楼本身也不想用那一晚得到些什么,他只是想让明诚吃上一顿美餐,倾诉一番内心的想法,仅此而已。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过分的奢求,那便是希望明诚把明楼当作一个可以说尽心中无限事的人,明楼想成为明诚的港湾。

而明诚,也的确第一时间向明楼说了一件事。

“老师,我有了一个可以出国深造的机会。”

明楼心中一惊,嘴上却只是“哦”了一声。

“我会写一篇论文,只要老师您作为我的任课老师,签字通过就好。”

“只要我签字同意?”

“理论上是这样。”

“.......明诚同学,我可不会随便一签的,你的论文最好能真的达到我的标准。”

“老师真是什么时候都如此严格。”

明楼心中暗想,老天呐老天,你这是在捉弄我吗?居然让我亲手签名,送走这个我心尖上的孩子!

何其残忍!

(所有情节都是为了推动后面剧情,话说大家能接受这种..痴汉型的文吧!不能接受可以让我删的!!!
另外,下次更新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反正会填就是了

   看到有姑娘说大哥面对贵姨的感觉有点崩,怎么说呢,主要是因为阿诚在大哥心中太美好了,然后没有想到他的母亲这么平凡吧!)

评论(1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