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si

楼诚 团兵 独伊 麦雷
墙头多,以上四个是本命
不同时期有侧重点,但本命就代表绝不退圈。
ps:楼诚不吃RPS,衍生系列主蔺靖。

罪犯(独伊) 三

(我感到很心痛,我打得第二章刚才一下子手贱。放弃了。写了那么那么多全部都没有了。唉我也不想再写一遍所以我就直接发第三章算了。反正不会影响很大。到时等我有机会闲下来了我再把第二章补上去)
一。
      那一天天气很好,阳光,微风,还有古色古香的小屋。从远处迎着光开来一辆车,看起来很大,在泥泞的路上摇摇晃晃前进。
        刚来没几天的几个年轻小狱/警站在路旁边,叽叽喳喳议论这稀有的来客。车象征性的嘀了两下喇叭,然后便稳当当的停下来。后门打开,却许久不见有人下来。
       “哎呀,这是怎么回事呀。”名叫王耀的小狱/警忍不住问到,“在下也很奇怪呢。”“小菊我们去看看。”
        被唤作小菊的狱/警大名叫本田菊,他和王耀都是这所监狱里的新鲜面孔,不过身为狱謷的他们就连那些监狱中下等的犯人们都会对他们指指点点,“啊,是非洲人吗?”“蠢死了,那是亚洲人啦。”“亚洲?哪里。”“不知道,反正不过是病秧子罢了”
       本田菊向来敏感,有什么事都记在心里头,却又不表露出来,然后露出谦逊而羞涩的笑容。他无数次遭到如此对待,却又执著漂流异乡,任是受尽白眼也不肯归乡。他恨自己生得这黄皮肤,恨自己长得这黑眼睛。
        而王耀则不同。他听到这些话,是相当愤怒的。王耀以那些所谓的劣等标志为豪。他从小读书,执得是毛笔,研得是乌墨。读得是史书,讲得是仁义。如今沦到一群人渣潮笑,他怎可忍。
        王耀出身大家,从小习得名诗名篇,练得百般武艺,家中家财万贯,家庭齐乐融融。而那老爷子非要王耀到这鬼地方来,去见一个叫罗/马的家伙,还叫王耀身着丝稠华衣,说在什么监狱。
        本田菊出身贫农家庭,每天吃点白菜过日子身材越发矮小,不识字,也没人叫他识字。一次去城里,看见了异常光彩的王耀,本田菊看着自己那衣摆都已补了六七个大洞,凭什么。正巧当时时兴去挖矿,听说能赚不少。他偷了家中父母辛苦攒的钱,上了一条大船,一个人躲在黑压压的船舱里。等他到了那里,才知道有种东西叫肤色歧视,他为此处处碰壁,浑浑噩噩转了三天,饿得在街头。
        莫名其妙的王耀碰见了流落街头的小菊,两人结伴于是同行。一路上,王耀教本田菊写字,看书,本田菊一直没说当初那衔头一遇,王耀怎会记得,自己又何必自讨没趣。
         后来好像。。。。
        “你们这些人,怎么可以欺负人。”好绵软的声音,但又觉得十分怪异。王耀看到一个男人,笑眯眯的,脖子上围着条破破烂烂的围巾,等他站起身,天,好高的人。
        王耀注意到有些犯人竟然开始发抖,甚至用被子捂着脸。而他们所害怕的人,此时正微笑着。没由来的让王耀感到凉风阵阵,他牵着小菊,准备离开这里。
         纵使身后便又传来私语声。不过对王耀而言,正是眼不见心不烦。
       “不是说了不要欺负王耀警/官吗?”
        什么?
        王耀一回头发现他正看着自己。
        为什么他知道自己的名字。为什么。
        他再一次缓缓转身,大步离开。

        “啊,走了。”高个男人又躺回床上。不过我们一定,一定会再度相见。忘了让他记住自己的名字了。我叫
伊万.布拉金斯基。
二。
        人们十分好奇地围在车旁边,并听到了很重地"嘭嘭”响声,一个箱子从车子被人一脚踹下来,从箱子中传来呜呜的哭泣声,听起来细细软软的,但很快又断掉了。
        路德维希感到有些不对劲,他走上前去,那些狱/警一看见他,纷纷让出一条路,那些从车上下来的人也站直身体,行了一个军礼。
        “tomato?”箱子上写着这么几个字母,蕃茄箱子。
        “费里西安诺和仲罗躲进一个蕃茄箱子。”
        “啊~,不要开枪打我,我什么都会做的。”
        “他们被巡/警发规,他一枪打过去。”
        “不要打开箱子。”
        “然后仲罗被发现死在那个箱子里。”
        “呜呜呜。”
        “然后费里西安诺他疯了。”
   (这一段是一一对应的,不知发现了吗)
         一个疯子吗?
        “怎么回事?”一旁的人回答:“送过来时躲进了一个箱子里,不肯出来,就只是在那里哭。”
        路德维希拿出随手携带的手枪,朝着天连开几枪,周围的人有的吓得叫出来,顺势捂住了耳朵。与其同时,箱子中传来的哭泣声越发大声起来。
       “出来,立刻。”路德维希几乎是吼出来的,鸦雀无声。这使得费里西安诺的哭声显得十分刺耳“我不要我不要。”
        费里西安诺声音本身就细细的,说起话来带着两分撒娇的韵味,此时又带着鼻音,说话也一抽一抽的,格外叫人心疼。所有人都觉得,这个箱子里的孩子,一定看起来瘦瘦小小的,有张可爱的小脸。于是有人忍不住出声了“长官,没必要这么吓一个小孩子吧!”
       “喂,费里西安诺。”路德试着放缓了声音,虽然听起来还是粗粗的。他看着没什么反应,准备再开几枪吓吓这个孩子。
        啪,箱子开了。
九。
      “你一定会保护我吧。”费里西安诺蜷缩在箱子里,他的膝盖抵着胸口,突然射过来的阳光让他一时接受不了,用手遮住了眼睛。
        路德维希踢了一脚那个箱子,示意让他出来。费里西安诺仍是蜷着,但他慢慢放下手,侧着头向上看:“你会保护我吧。”
       路德维希始终无法相信费里西安诺,他认为他的哭泣是在博取同情,他的颤抖是在掩盖丑恶,这个人是个怪人,怪人都是令人捉摸不透的。
         费里西安诺从箱子里爬出来,却一下摔到地上,“我们可以做朋友吗?”不知道什么时候费里西安诺又抱住了路德维希。
        好瘦,环抱自己的手臂骨头突兀,让路德很不舒服。他能想象那宽大的裤角下是怎样一双细干的腿。当路德维希想要把费里西安诺甩下来时,那双手却抱得更加用力。毛茸茸的脑袋蹭来蹭去。
       “费里今天还是很爱你哟!”
       人群中已经有人忍不住笑起来,王耀转身向本田菊说到:“真是一个相当可爱的孩子呀。你看长官他那表情。”本田菊回道:“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有意思的人,路德维希先生很有魅力的样子。”
         路德维希正准备把费里西安诺拉下去,却发现了费里的衣服上全是红色的印记。“你流血了吗?给我乖乖站好。”
       “是吗?”费里西安诺乖乖把手放开,站着。
        路德维希伸手摸了摸那块红色的地方,软软的。费里西安诺哈哈笑起来,“好痒啊,为什么要摸我屁股呀!”
        什么--- 路德维希脸红了。
        他感觉手上的液体摸起来倒不像是血。他把手湊在鼻子前闻了闻,蕃茄味。他抬头发现大家脸就跟蕃茄一样用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
        王耀甚至背过身去“原以为长官是个正直的人,没想到摸别人屁股还。。还闻。实在口味独特。”
       “在下对您的看法表示同意。”本田菊微低着头回答。
        只有费里西安诺还在傻乎乎地笑。
        路德维希发现自己身上也有着红色的指印。
       “费里西安诺浑身是血,仲罗死在了拥抱里。”
        路德维希已经记不清费里西安诺抱了他几回了,一次带灰,一次带红。
        他看着费里西安诺被人带进门。
       “报告长官,犯人0317号顺利扺达,交接完毕。”路德维希点点头。
        故事从这里正式开始。
(觉得有些地方无厘头就对了,全是心机呀。我还是重打二去吧。)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