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si

楼诚 团兵 独伊 麦雷
墙头多,以上四个是本命
不同时期有侧重点,但本命就代表绝不退圈。
ps:楼诚不吃RPS,衍生系列主蔺靖。

shave(冷战组)授权翻译

(很久没更罪犯,因为我有了一个新脑洞,并且翻了一篇冷战文,也就是这篇shave)
一。

        车轮辗过残株所留下的微小刮痕。表层的奶油被涂在蛋糕旁边。
        灵巧的手饱经摩擦生出了茧,他的手指触碰着伤痕累累的身体,优美的下颌线条,圆润的下巴。阿尔弗雷德呆住了,他的手停在半空中,他用他那蔚蓝色的眼晴观察到了他男友的行为。
        伊万美丽的头发触着他的下巴和嘴唇,让他分神很难察觉到正在发生的。但是如果一个观察者想要去观察,他们会注意到,并且很快重新恢复警觉,然后明白自己该做什么。
        伊万轻柔的磨擦着阿尔弗雷德的下颌,阿尔弗雷德同时在伊万的脸上落下稀疏的吻,他的嘴唇住下移到他的脖子,又向上落在伊万那明亮的紫色双眼的眼角。这种感觉让阿尔弗雷德笑了起来,然后伊万也露出似喜非喜的笑容。阿尔弗雷德用他晒黑的手指上下磨擦着伊万的下巴,带着一种催眠的魔力。
       “你今天早上剃了胡子,怎么回事?”他问到。伊万轻轻啧了一声,轻轻的挠抓自己的下巴。“胡子长得很快,这可真麻烦。”伊万用一个深深的吻堵住了阿尔弗雷德的下一个问题。
        但是阿尔弗雷德的好奇心还没有满足,在伊万那银灰色头发薄薄的掩藏下,一定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在伊万脑子里,阿尔弗雷德在伊万美丽的躯体上留下伤痕,想借此逼伊万透露些消息。但他没有了解到真相,一点多余的信息都没有。
        好吧,阿尔弗雷德应该要改正这个好奇心满满的毛病。
       “嘿,万尼亚,来一场友情的赌注怎么样?”阿尔弗雷德随口问道。伊万的眼睛扫了他一眼,然后眯起了眼睛。
       “为什么?”
       阿尔弗雷德做出一副很受伤的表情,“只不过觉得你肯定对一些友好的比赛有所期待,我们已经有段时间没有打过任何赌了,我想你已经准备好接受挑战了。”
       “挑战?”伊万重复道,还是保持着怀疑,“那么规则是什么?”
       “输者要做任何胜者想做的事。”阿尔弗雷德快速解释完,满是干劲。
       “还有一件事,这个赌约不要涉及到政治和军事还有诸如此类的东西。这只是阿尔弗雷德和伊万之间的赌约。”
伊万瘪起嘴。接受了这个挑战。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