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si

楼诚 团兵 独伊 麦雷
墙头多,以上四个是本命
不同时期有侧重点,但本命就代表绝不退圈。
ps:楼诚不吃RPS,衍生系列主蔺靖。

重影⑵

二。
他似乎没有把我的突然中止放在心上,我也没有在乎他是否在意,因为,我有了一个更大的麻烦,它,总是坐在一个位置上,当我进入卧室时,它总是望着自己,甚至当我离开了,也仿佛感受到了那道目光,有些凉,但随即又变得滚烫。即使是关上灯,我也无法忘却这种感觉。所以当夜幕降临,他的嘴唇开始在我的脸上游走时,只能推开他热情的吻,然后伸手将他揽入怀中,度过平常的一个晚上。
我曾做过一次实验,我牵着他的手,去触碰它,他只是说他没有感觉到任何东西,但他没有问为什么。
事实上,我有时觉得他对我太过纵容,对于很多事都不 会深究。可是,偏偏有一件事他十分在意,他非常想看我抽屉里锁起来的相册,我并不是不想,而是我自己也找不到钥匙,那个抽屉,在我印象中就一直是锁着的。
什么时候锁上的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他貌似,连抽屉里是什么都不知道。
那我为什么知道里面是本相册呢?
三。
一天他不在家,我走进卧室,它还坐在那里。我伸手触碰了它,可是什么都没有,我的手穿过了它。它那张与我爱人相同的脸,摸起来也是虚无的。
我有了去看心理医生的冲动,可它突然动起了它的手臂,撩起它的上衣。可是,衣服下也是空的,那么,我看到的手臂又是什么,还有那只手,它那只手的指节如此分明,非常漂亮。
当上衣已撩至胸前,一个心形的纸片,露了出来,那张纸片的红,是自己从未见过的鲜艳,比他兴奋时发红的耳垂还要鲜艳。我伸手,它却放下衣服,微微笑了一下。
四。
四月一日,他的生日,我早早订好蛋糕,回到家中,他给了我一个热情的吻,甚至大有干柴烈火之势,可我发现,它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客厅,就这么望着我们,我莫名想起了那滴虚无的眼泪。
我为他切好蛋糕,再将蛋糕递给他时,说了一句,我爱你。我突然听见了脚步声。
非常响,响得我无法忽视。地板似乎被那沉重的脚步压的在放声尖叫,空气随着脚步的移动被一次次划开,呻吟声飘散在自己的身体里,一阵寒风猛地摔倒在到我脸上,翻了几个跟头消失了,窗子被打开了。
窗帘被风吹得魂魄俱散,我看到了它,坐在窗子前。衣服被风灌的鼓鼓的,我没由来的想到了那张纸片,那张纸片是不是也在叫,是不是在那件衣服里飞舞。 它的嘴唇头一次在我的面前张开,“down”
我上前,在我快要触碰到它的那一刻,它的身体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弧度向后倾,它,在我的面前坠落。
我往下望,却发现它越发飘渺了,仿佛是一个橡皮正在擦拭他的轮廓,让它的轮廓变得如此模糊不清,那张纸片从它的身体里飘出来了,十分神奇的,在往上飘,我的眼前一片红色,我只能看到这红色。
等我的手真的触碰到了那张纸片,等我再次向下望时,什么都没有了。
我将那纸片向他挥了挥,换来的只是他不解的摇头。
五。
生活仿佛就这样继续着。
然而只是仿佛。我能感觉到,他对于我的怪异行为十分好奇,虽然他极力掩饰,但对我来说,他的每个眼神,每个动作,都在传达他对我的怀疑。
所以一次回家,我发现家中空无一人时,我并没有那么惊讶。让我惊讶的是,一本相册正摊开放在桌子上。
抽屉的锁被打开了。
那是我和我的爱人的合照,这是过生日时照的一张,我这才发现,照片中的蛋糕,与我上次买给他的,是一样的。
抽出照片,我才发现反面居然有字。我认得出来,这是我的字迹。
良久,我笑了,看来,自己以后只能与这些照片为伴了。
反面写着:以后的每一个1月4日,我都会陪你。
四月一日,终究只是一月四日的影子罢了。
(后记:
这篇文章我自己写的时候也觉得有点奇怪,但又很享受。
一开始的目的是写一段黄,可是写着写着就偏了,最后我为了兑现承诺,最后写了开头那段,所以说,实际上,重点在后面。
这篇文我本来是想写ML中出现的幻觉,后来觉得还是算了吧,因为这段ML都是我憋了好久才写出来的,要想写的有内涵,还是等我有天能如鱼得水的写黄吧!我看我写的那段黄莫名的尴尬,唉!
至于这篇文章在表达什么,结尾应该已经点明了,不知道有没有发现,其实“我”从来没有称“他”为爱人,而“我”这个称呼则有一种不在乎的主观性,而“他”相对于“我”而言有些隔离感,结尾的“你”是全文中唯一一个“你”,“我”和“你”才是真正对等的关系。
因为人称代词太多,我比较担心这个部分呀!
这篇文没什么剧情,就连人物性格都有些怪异,“他”是敏感的宽容的,也是明智的。而“我”是不负责的,懦弱的,甚至最后的选择都是逃避。
写法也略显神经质,最喜欢坠落的那段,以及轮廓描写
总之,这个小短篇完结啦,哈哈哈)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