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si

楼诚 团兵 独伊 麦雷
墙头多,以上四个是本命
不同时期有侧重点,但本命就代表绝不退圈。
ps:楼诚不吃RPS,衍生系列主蔺靖。

be careful what you are wish for ⑴仏英

第一章 忏悔
下一章
当他坐在一张大的会议桌上,看着亚瑟教训阿尔弗雷德吃了太多汉堡包,弗朗西斯想知道这是否只是自己的想象。但是,他多年磨练出来的察言观色的技巧使得他经常在暗地里频繁的观察,特别是在危急关头。所以他在这个会议过程中都在观察和听取信息,他盯着亚瑟看亚瑟如何回应。他甚至在迄今为止的一些会议上的关键的时刻,表示同意亚瑟这个岛国。亚瑟总是回应的十分情绪化。亚瑟会对弗朗西斯大声喊叫着“不需要傻瓜的帮助”,然后事情就会很快被解决,弗朗西斯的怀疑便会放在一边。虽然费里西安诺会弯身然后问弗朗西斯是否对亚瑟的话感到不舒服,他只有咬着自己的腮帮子里的部分来保证不会嘲笑这些比较年轻的国家。
不久回议结束了他坐在卧室里阅读一本从西班牙借来的有关性爱说明的精彩的书,他对于听到一阵敲门声感到很不高兴。他没有愤怒的开门也没有大吼让那个人自己进来。他们两个都知道敲门只是一种礼节。果然,仅仅敲了几秒后,亚瑟闯过了弗朗西斯家的前门,然后破口大骂。
“你他/妈都做了些什么,弗朗西斯?!我认为我们同意了当我们周围有别人时不要表现出来,如果我们开始表现的好像我们爱着对方,一定会有人发现的。”
弗朗西斯在他把这本书放到边去之前读完了这章,然后抬头看着试图表现的很可怕但看起来更像一只伤心的刺猬的亚瑟,弗朗西斯莫名觉得亚瑟很可爱虽然他从未承认这很吵。
“这是关于怎样遏制伊万最近的权力争夺。”弗朗西斯叹了口气,站起身然后去火炉烧一壶泡茶的水。“并且我同意你是因为你提出了一个合理的意见而且我们应该联合起来,而不是因为我希望强调要保密我们之间关系的要求。尽管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总坚持要玩这种猜字游戏,不过只要你开心,我还是会继续保留这个局面,我们是天生的宿敌。喝格雷先生还是格雷女士?”
“女士,”亚瑟回答,正经的回答了这个问题但其实并未被他的话吓住。“而且你他/妈应该很清楚我为什么不想让任何人发现我们。这是最后一件我们需要做的事,特别是考虑清楚现今正在进行的一切蠢事,这是为了那些觉得我们已经变得软弱的蠢货。”亚瑟停了一会儿,抿了一口弗朗西斯递来的格雷女士,对于熟悉的香味露出了温和的笑容。“而且我非常不想解决阿尔弗雷德这个变数,他会一天到晚关心我的屁股是否受了伤。”
“你怎么知道他会?可能他会觉得你是上面的那个。”弗朗西斯说,笑着看着自己杯中的雏菊和薰衣草。
亚瑟狠狠地盯着他,他的眼神漂浮在弗朗西斯格外好看的双眼旁,在他们互相撕咬前观察着他美丽的眼睛。亚瑟拧出一个好笑的眉型,无声的表示出“真的吗?”的意思。弗朗西斯耸耸肩干笑了几声,逃避这个话题。
“当然,”弗朗西斯咯咯笑起来,做了一个到沙发上去的手势。他们坐下,亚瑟把他的头倾过去,靠在弗朗西斯的肩膀上。这导致弗朗西斯皱起眉,但他很聪明的什么都没说。亚瑟在最好的这些日子里非常易怒,而且会情绪失控,所以在这种情况发生时,弗朗西斯会尽情享受这些小情绪。当他们喝完茶后,整个房间安静了几分钟。
“你知道,不是这样,”亚瑟小声地嘀咕着,他突然抓住弗朗西斯。
“什么不是?”弗朗西斯问道,他很好奇自己是否错过了这场对话的开头一部分。
“我的屁股,”亚瑟善意的补充,“我的屁股没有受伤。”
“那很好?”弗朗西斯把他的空杯子放在桌子末,然后给了亚瑟一个疑惑的眼神。亚瑟把自己的杯子在咖啡桌上摆好,很快张开自己的双腿跨坐在弗朗西斯腿上,直接让自己坐在另一个男人的腹股沟上然后轻轻地摩擦他的屁股。
他用两只手擦着弗朗西斯的肩膀,身体慢慢前倾,沿着弗朗西斯的耳朵舔舐,他感到弗朗西斯的欲望在他身下变大了两倍。
“我们可以结合,”亚瑟轻轻说,他的手顺着弗朗西斯的手臂慢慢往下。
(授权翻译,原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251225  授权图单独发😊 )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