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si

楼诚 团兵 独伊 麦雷
墙头多,以上四个是本命
不同时期有侧重点,但本命就代表绝不退圈。
ps:楼诚不吃RPS,衍生系列主蔺靖。

be careful what you are wish for⑶ 仏英

“你朋友亚瑟怎么了?”安东尼奥问道。“可能是因为所有这些乏味的食物 ”弗朗西斯夸张地叹息,在他的脸上表现出最富有魅力的笑容,“这堵塞了他的消化,并且让他相比以往更加暴躁。”罗维诺哼了一声然后坐回了他的位子,环臂在胸前。
“不知道你们两个人为什么对这件事这么激动。亚瑟只是和他平常一样性格恶劣。”
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对罗维诺皱起眉头,他的话让其他人与他比起来显得苍白无力。他们通过重新整理房子去拿安东尼奥最新鲜的葡萄酒的方式,来隐藏他们的笑意。
那天晚上,弗朗西斯在亚瑟拉扯掉他的衬衫和裤子,把他带人卧室以前,一进门就做/爱。一个挥之不去的想法慢慢占据了弗朗西斯的内心。
★★★
“有什么事惹怒你了吗?”弗朗西斯几天后问道,他放好他的餐叉,一脸担忧的看着他的爱人。
亚瑟一直以来都非常易怒,对于这一点弗朗西斯总是保持理解和接受。但是最近好像只要是从弗朗西斯口里说出的话,亚瑟对此都会非常生气。前几天在他们与阿尔弗雷德和本田菊一起吃午饭时,当弗朗西斯让亚瑟递一下盐,亚瑟对于他的爱人的要求非常生气。亚瑟所做的和所说的不仅仅是真的伤害到了弗朗西斯,也经常会惹麻烦。而且每次亚瑟说出诸如此类的话时,一回家亚瑟总是特别的深情。虽然弗朗西斯对这一部分没有怨言。
“你什么意思?”亚瑟停顿了一会儿,说出了这句话。弗朗西斯喝了一小口bourgueil来给他自己一点时间来好好整理他的话。他知道一句不该说的话可以怎样轻而易举的将一场愉快的对话推向结局,而且他非常想让亚瑟对他敞开心扉,即使只有一点点。他缩短语言,默默祈祷今晚不会遗憾的结束,然后他平稳的吸了一口气。
“最近你好像……心情欠佳,”弗朗西斯说,他让自己的声音尽量轻柔下来,就好像他在对一只害怕的动物说话。“工作中有发生什么让你烦心的事吗?”
“不,我想不到。我的上司有点蠢,但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亚瑟耸耸肩说道,然后从桌子中央的篮子里拿了一片面包。
“我知道,”弗朗西斯眉头稍皱他的眼神里透露出些许担忧之色。“英/格/兰,我做了什么,或者说我说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嘛?”亚瑟惊讶极了,头突然抬起,然后盯着弗朗西斯,他十分震惊,微微张嘴。
“你着了什么魔?为什么你会这样想?”亚瑟怀疑地问。
“哦,我不知道,”弗朗西斯回应,他严肃的瞪着亚瑟目光扫过他的酒杯的边缘,很快,弗朗西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TBC
(授权翻译,原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251225,授权图单独发😊 )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