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si

楼诚 团兵 独伊 麦雷
墙头多,以上四个是本命
不同时期有侧重点,但本命就代表绝不退圈。
ps:楼诚不吃RPS,衍生系列主蔺靖。

be careful what you are wish for⑷仏英

“可能是因为最近,我们在朋友身边时,我说了什么或是做了什么让你生气的事!昨天午饭,我要你帮我递一下盐时你说话的口气变得很严肃,上个星期在我们与路德维希的会议中,你一下打掉了我准备握住的笔,两个星期前,你抱怨我为联合国会议做得菜,整整抱怨了快二十分钟,我还可以继续举出例子,然而天亮以后我们都将坐在这儿。所以说我认为有什么是不对劲有什么奇怪吗?”
亚瑟盯着弗朗西斯张开的嘴,这几秒让人觉得漫长而又煎熬。当已经整整过了一分钟,弗朗西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起身把酒杯放在桌子上,把他的椅子摆好,亲手收拾碟子。他走进厨房,又回到门口,开始一场十分冒险的洗碗挑战。
“我为我说的话道歉,但今晚我还没有准备任何甜点。”弗朗西斯朝客厅喊到,“然而如果你喜欢,我就跑到超市然后买一些千层酥。本地这家面包店有一位美丽而又富有才华的糕点师。她相当可爱她的作品也一样。或者如果你需要,我相信冰箱里还有一些草莓。我可以把它和冰激凌一起制作一下,还有...”
一副纤瘦柔弱的身体靠在弗朗西斯背上,而且他感觉到亚瑟的手臂环着他的腰,让弗朗西斯紧紧地贴着一个男人的胸部。弗朗西斯放下手中的盘子,把手轻轻搭在亚瑟手臂上,轻叹了一口气。
“求求你,英/格/兰,”弗朗西斯轻声说,他感觉到环在他腰间的手臂更紧了,亚瑟的胸部又抵在弗朗西斯的肩膀上,“告诉我。如果说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我可以帮你解决。但是我不能。。如果你不告诉我,我不能为你做任何事。”“我不是像你想的那样对你,或是对任何事感到不满,”亚瑟嘀咕着,把手探进弗朗西斯的衬衫,宽松的白色亚麻衬衫,然后把自己的声音放的很低沉,“只是。。当我们周围有其他人时,你总是挂上。。挂上那种虚假的笑容,无论何时都像一切的阳光和玫瑰,我讨厌这这笑容。而且我知道。。嗯,这个原因从某部分来说。。好吧,你这样做的大部分原因是这有利于人们保持对我们的印象,比如我们没有。。你知道的。。没有在一起。嘿,我觉得这种情绪化的废话糟糕透了。”
弗朗西斯笑了,用他的手指在亚瑟的手背打转。他知道他的爱人是多么挣扎来讨论这些感觉。如果说这意味着亚瑟最终会向他袒露秘密,他非常愿意继续挖掘下去。过了一会儿,亚瑟深吸几口气,然后继续。
“我只是。。我没有准备好让其他人了解我们,”亚瑟轻轻叹息带着几分后悔的味道。
“我知道亲爱的。你这样不会对我有什么。”
(授权翻译,原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251225  授权图单发😊)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