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si

楼诚 团兵 独伊 麦雷
墙头多,以上四个是本命
不同时期有侧重点,但本命就代表绝不退圈。
ps:楼诚不吃RPS,衍生系列主蔺靖。

看完大结局后,写的一段

       “明台他安置的怎么样了?”明楼抬眼看着站在身边的人。
       “放心吧大哥,消息已经传过来了,没有问题。”阿诚微微低着头。
       “阿诚啊,在家里就无需这么拘谨了,我一向是把你当至亲之人看的。再说——”明楼将房间里的事物扫了一圈,生出一股物是人非的感觉。“再说明台和大姐都走了,以后这家里,也没几个人了。”
        阿诚抬头,眼神里闪过一丝伤痛。如今在这世上,在这乱象丛生的背景下,他们两人,能够依靠的竟都只有对方了。
        阿诚向来是疼爱明台这个弟弟的,这个小少爷虽然脾性娇气,但待人真诚,回到家以后,明楼和明诚工作时的那种紧张感还未褪去,往往都是明台活跃气氛,让这个家真正变得热闹起来。而大姐,对阿诚这个孤儿而言,向来都是母亲一样的存在,即使是大哥,也给不了他这种母性的温柔。
        可如今......
        明楼将手搭在阿诚的肩上,阿诚这才发现自己失神已久,只好笑笑,他与大哥之间,向来不需要过多的言语。
       “大姐的葬礼,请了沈老先生没有?”明楼问道。
       这位沈老先生是明楼明镜父亲的朋友,两家也是关系匪浅,沈老先生一直将明镜视为亲生女儿,于情于理都是要请的。
        阿诚有些迟疑,但还是开口“我派人请过了,但他说——说‘不过是个汉奸走狗,有什么好去的。’”
        明楼忍不住大笑起来,“看来这‘汉奸走狗’说的是我咯!也是也是,我可不是个汉奸走狗嘛!”
       “大哥,你知道,沈老先生他的性子是这样。”
        明楼摆摆手,表情重归严肃。“今天下午我亲自去拜访。”然后挥挥手,阿诚很快明白过来,递上风衣。
两人一起走出大门,明楼抬头看看天空,新的一天来了。
        这一天,仿佛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
        起码,和往常一样,他的身边还有他的阿诚。
(超级超级短,渣文笔,轻拍。)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