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si

楼诚 团兵 独伊 麦雷
墙头多,以上四个是本命
不同时期有侧重点,但本命就代表绝不退圈。
ps:楼诚不吃RPS,衍生系列主蔺靖。

【谭赵】看不见

最“谭赵”的谭赵

穆穆不惊左右:

摸个鱼




01




大老板是本市知名的商界大鳄。


大老板在家里咳嗽一声,整个海市的半边天都要跟着抖三抖。


和普通人印象中的霸道总裁不同,大老板没有用跑车名表换来的一大堆整容脸塑胶情人。


事实上人到中年,大老板还没有遇到过此生真爱。


幸好人生到了一定阶段,爱情这东西已然是可有可无的点缀品。


大老板在莺莺燕燕的热情包围中长年累月地独善其身。




小医生是一名普通的骨科医生。


说他普通其实有些不公平,因为小医生长得其实相当好看,五官过分端正,笑起来时又打破这种端正,勾得对面崴了脚的女患者五迷三道。


这样的皮相足够他在已有的人生中活得丰富又洒脱。


他在方方面面都足够优秀,甚至有些让小姑娘们神魂颠倒的完美。




这样看来,似乎普通人的快乐要来得容易许多。




大老板和小医生都是一部小说中的人物。


小说叫做《欢乐颂》,主要讲的是几个姑娘的故事,男性角色虽然几页一更新,但所有人加起来的戏份其实也并不算很多。


很多人看过,但没有人知道,这书里的大老板和小医生是一对。


事实上,从第一页翻到最后一页,这两位都没有什么实质性可发展的交集。


一个在医院里治病救人,一个在办公楼中日理万机。


非要说起来,他们唯一的关系大概是有些小姑娘,看过书,觉得这两个哥们可以啊,够帅!


不如拉个郎。




可毕竟戏份少,他们总是在女主角们忙着吵架和好忙着升职加薪忙着和历任男友纠缠不清的时候——闲着没事。


反正书里就那么几个人,日子久了,两个人天雷勾地火,搞到了一起。


搞得天昏地暗,搞得干柴烈火。




02




他们两个在一起,其实满足了总裁文中的标准人设。




大老板硬件满分,又过分有钱,有很多很多的钱。


多到可以挥金如土一掷千金来许多场不谈情只做爱的劣质爱情,身边围着的白富美论筐装大抵可以开一个蔬菜生产基地。


可大老板放着白富美不爱,偏爱小医生。


小医生家教良好,事业顺利,朝九晚五,时常加班,是普通人中当之无愧的精英。




这样标准的人设,注定该有一些狗血的桥段。


他们应该因为误会分手和好再分手,有许多讨厌的配角不厌其烦地挑拨离间,有一个阶级意识强烈的妈妈出来高喊“你们不能在一起”!


然后给小医生面前砸上零也数不清的支票,让不知道哪来的小妖精拿着支票离开我的儿子。


可他们没有。




他们的相遇如所有的总裁文一般,充满了套路。


套路的迷人之处在于,你明知道后续发展,曾经看过一百遍,却依忍不住看下去。


通常情况下,下班早的时候,小医生会换身衣服去酒吧夜店之类的地方晃一晃。


这倒不代表他是个耽于情爱的人,事实上恰恰相反,医生先生的感情史干净清白。他可以谈恋爱,但却很难沉溺其中。


有时候灵魂的饥渴和现实的荒唐并不构成实际矛盾。


根据总裁文的标准开端,大老板五颜六色的灯光里看到了小医生。


按照接下来的套路,他们似乎应该发展处一段酒后糊涂的一夜情,然后开始你爱我我不爱你,谁先爱上谁就输,我不爱你了你又来爱我……


如果感情发展太漫长,可以简单粗暴先来一段狗血却能让读者意犹未尽的包养桥段。




事实上都没有。


大老板拿走了小医生手里的杯子:“少喝点,对胃不好。”


都是狐狸成了精,也就懒得演聊斋那一套。




03




大老板是真的很爱小医生。




大老板说,他觉得小医生和年轻时候的他有点像。


有一点无伤大雅的清高,一点不露痕迹的闷骚,对喜欢的事情执着,但这些执着在大生大死之前又显得不那么重要。


简而言之是活得明白。


双商都高,没地方用,只能时常在心里和自己较劲。


这样的人在事业上不会吃太大的亏,医生先生的聪明足够他在普通人中做到优秀。


大多不如意都是自己琢磨出来的,聪明人的通病。


只是于大老板而言,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对于医生先生而言,是进行时。


像看当年的自己,又不那么一样。




大老板第一次见到小医生,觉得很有趣。


你看这个人,一半是浪子,一半是正经人,真真假假,大概自己都摸不清楚。


可大老板摸明白了一部分,说过了,因为他们是像的。


很久以前,他们是像的。


同性相吸,那就搞一搞。


反正小说中需要他们出场的地方都不算多,没事做的时间大把抓。




能给读者看到的终究只是片面,而在外人关注的视线之外,他们偷偷有了真正的生活,属于自己的生活。


他发觉小医生果然是一个有趣的人。


在外人面前风度翩翩,关起门来却是个窝里横。


喜欢不穿拖鞋在地上走来走去,偶尔兴致来了甚至能在晚饭后扫上两眼狗血八点档,然后为影视剧中男主女主的爱爱恨恨急得笑出声来。




04




每一天,他们都会在大老板家里那张大到离谱的床上醒来。




小医生裹着被子在床上翻了两下,准备去床头柜上摸自己的手机。


可是没有摸到床头柜——那张床似乎大得无边无际。


他没有拿到手机,倒是一脚踹到了一个人。


大老板捏住小医生不老实的脚腕,摁着踝骨揉了揉:“大早上的,干什么呢不消停?”


医生先生试图把脚腕从对方手里抽出来。


反而被人顺着脚踝一路向上摸,最后大老板轻轻松松翻身压住医生先生:“宝贝儿,早啊。”


医生先生拿了大老板放在枕边的手机,懒洋洋地打算刷刷微博,看看时事新闻。




这时候的小医生没有喷了一遍又一遍发胶的发型,大老板也没有穿一套又一套贵到离谱的高定。


在读者视线之外,他们有熨帖进琐碎日常的平凡生活。


大老板昨天发了一条微博,祝小朋友们六一儿童节快乐。


那其实是小医生拿他手机发的,然后评论区里就排着队一溜烟地喊起了“爸爸”。


队伍整齐,声势浩荡,气势如虹。


大老板不明白:“这些叫我爸爸的都是小朋友?”


医生先生说:“不是,年轻人的情趣。”


大老板确实不懂,凑到医生身边一起看评论,看到有人嚷嚷着想睡他。


医生先生盒盒笑:“小姑娘都什么毛病,都想睡爸爸?”


大老板:“你不想?”




想啊。


已经睡过了。




05




对于过去的小医生来说,大老板是一个活在电视和杂志封面里的人。


一个经常以成功人士的形象出现在金融杂志封面上的公众人物,一个家里豪车比他衣柜里裤子还要多的有钱人,一个微博评论区长年累月有男男女女排着队喊“爸爸”的大众情人。




医生先生发觉,原来无论什么样的人,总还有溶于生活的一面。


即使是被写在书中的人物,在看不到的地方也有让人意想不到的爱情。


两个男人生活在精致宽敞的大房子里,说着老掉牙的情话,大老板脱了西装换上睡衣,在厨房里并不熟练地煎鸡蛋。


旁边的小奶锅慢腾腾温着牛奶。


是很普通的琐碎生活。


小医生以前并不是没有想象过这种生活。


可是有的话他不会说,很想说的时候就去喝酒,去灯红酒绿的地方乱晃。


灯光闪得他看不清每个人的脸,却隐约有一点明白自己。


一个人是有点孤独的,而聪明人极容易意识到这种孤独,说出来又是自己都看不起的矫情。


酒精裹着他想说的话沉甸甸的沉回心里。




第二天就又可以做他专业又庄严的骨科医生。




06




大老板的日常生活和标准总裁文中批量发售的总裁不太一样。




别人家的总裁忙着商战,忙着家族斗争,而大老板的公司从上到下其乐融融,众志成城搞公司建设,为公司业绩上下一心。


别人家的总裁身边总有一个心思不纯的优秀女性,每天想着办法爬上总裁的床,爬不上就要千方百计去害小医生。大老板身边也有,却没有摩擦出爱情的火花,两个人友谊之树长青。




别人家的总裁没事做的时候飙车赛马地下赌场,什么贵玩什么。


大老板喜欢在家门口打网球,拉着小医生一起,低成本,还能锻炼身体。


小医生是骨外的医生,外科医生大半时间泡在手术室,体力跟不上,打不了多久就趴在躺椅上眯着眼睛晒太阳。


大老板用网球拍轻轻拍他屁股:“起来。”


小医生翻了个身:“我困。”


大老板给他倒杯水:“进屋里睡?”


医生先生用鼻音表示拒绝。


“改天该给你请个教练,每天老老实实健身去。”




别人家的总裁喝烈酒,大老板不,他喜欢喝茶。


他喝茶很讲究,君山毛尖白毫银针六安瓜片存了不少,满满当当摆在他EDRA的柜子里,一点也不霸道总裁。


小医生不喜欢喝茶,他喝咖啡,以前还隔三差五跑去喝酒。


和大老板在一起之后,被灌输了一通喝酒对身体的危害,嘴上抱怨一句“到底谁是医生”,可他最近去酒吧的频率确实明显降低,晚上回来和大老板窝在大沙发上。


大老板的酒柜里有不少酒,比酒吧里卖的自然好得多,大老板呼噜呼噜小医生的头发:“以后我陪你喝。”


喝了几次,小医生发觉大老板酒量相当可以,搞不过,只能认输。


大老板笑出一脸褶子:“以前练出来的。”


他在成为大老板之前,也有过并不一帆风顺的故事,一样为了生意喝到胃出血,书里没有写,别人不知道。


因为剧情不需要。




大老板最近在学着煮咖啡,往家里倒腾贵到不可思议的咖啡机。


小医生下班回来,看着标价目瞪口呆:“可以啊,谭总。”




07




医生先生也和标准总裁文里的主角不大一样。




他没有惨淡的身世,没有落魄的身份,一点不能激起总裁先生强大的保护欲。


他是医院里最有前途的骨科医生。


别人家的主角看到总裁的钱,眉头也不皱一下的。他不,第一次在大老板的车里摸到一盒烟:“能抽吗?”


“可以。”


“哟,挺贵啊。”


大老板在等红灯的时候看了一眼烟盒:“我以前也抽,最近医生建议最好要戒。”


“您是要好好保养。”


医生先生许多事情看得很开,他侧头看看扶着方向盘的大老板,第一次产生这种人在眼前依旧格外想念的念头。




没有普通总裁文中主角轴到一根筋的脾气,医生先生不按套路来,自己就是最大的套路。


没有一个难以忘怀的前任,日常生活也一点不朴素,视总裁文传统配置如无物。


不会为了大老板的一句分手就日坐愁城到生活不能自理。




医生先生是自由的。


他有父母有朋友,有工作有梦想,拥有独立的人格,即使到现在,大老板依旧不算十分了解他。


对此,大老板有一点遗憾,有一点骄傲。


因为不能完全占有而遗憾,因为不能完全占有而骄傲。


大概男人骨子里的征服欲到多少岁都不会消失,遇强则强,愈演愈烈。


他同样知道:医生先生对他的遗憾与骄傲分毫不少,这点他们很公平。




完全占有是霸道的,在某些特殊场合做到就可以了。




08




大老板有一件事没有对他年轻的爱人说过。


其实他非常喜欢爱人这个称呼。


以爱冠名,带一点不轻不重的占有欲,还有来自未来漫长岁月的未知诱惑。


一生很长,反正书里的他们不会老,对吧。




小医生当然也有事情没有告诉大老板。


小医生时而直白时而隐晦,时而不给你捉摸,时而又过分坦白。


但对于说爱这事医生先生总还是有些忌讳,所幸他们的爱情旗鼓相当,这点忌讳就在沉默中不言而喻。


他们的感情像隔着玻璃杯的气泡水,表面平静,细小气泡里包裹着无数未知的浪漫和激情,融化在唇舌交融的温柔中。


铺天盖地的热情过去,他突然很想说。


我很爱你啊。




09




好像忘记说了。


大老板是谭宗明。


医生先生叫赵启平。






【一个英俊的目录】

评论

热度(1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