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si

楼诚 团兵 独伊 麦雷
墙头多,以上四个是本命
不同时期有侧重点,但本命就代表绝不退圈。
ps:楼诚不吃RPS,衍生系列主蔺靖。

时机未到(楼诚)

(预警:全程作者脑洞,OOC之处见谅)
        在明诚心里,明楼称得上是完美了,英俊的长相,高明的手段,都是明诚诚心中敬佩而又憧憬的,可令人奇怪的是,明楼自从和汪曼春分手后,和其他女人,总是蜻蜓点水般的接触一番,就没有下文了。
        汪曼春很美,明诚深知这一点,在他第一次看到明楼挽着汪曼春走在一起的时候,他满心苦涩却还是不得不承认——郎才女貌。当年若不是大姐反对,汪曼春也许就真进了明家的门,按理说明诚还应叫她一声大嫂。一想到这点,明诚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与汪曼春分手后,明楼赴法国念书,还带上了年少的明诚,明诚成了唯一陪在大哥身边的人,他不知道,自己这一陪,竟是陪了明楼一辈子。
        从法国回来后,很多事都变了,他不仅是明楼的弟弟,他还成了明楼在新政府的左膀右臂,刚回来不久,明楼就去见了汪曼春,还是那样一个美的不可方物的女人,他突然觉得,明楼在法国没把一点时间花在谈情说爱上,也许不仅仅是因为投身组织,也有可能,是因为明楼知道,还有这样一位“佳人”等着自己。
       可随着时间推移,他发现明楼与汪曼春的每一次约会,都是带着目的的,明楼将一个女人陷入爱情后的糊涂利用到了极致,在委托明诚买礼物时,也总是不忘交代:不买戒指。这番话意味着什么已是再明显不过了。
        而且,在明楼当初出了小祠堂,两人聊完正经事后,明诚忍不住询问明楼和明镜谈话的具体内容,提到汪曼春时,明楼缓缓说出“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八字,如此看来,明楼对汪曼春不仅是半分男欢女爱之心都没有了,就连在汪曼春面前展示的温柔,都是利用的残酷味道。
       也是,明楼此人善于掌控人心。
       他便问明楼:“大哥以后会成家吧!”,明楼反问明诚:“阿诚会不会呢?”,明诚点头,明楼回答:“我也一样,不过时机未到。”
        明诚自此便把对明楼的感情的揣度抛到一边,时机未到,不愿随意开始,善于掌控人心如明楼者,也会有希望一份纯粹爱情的小心思,而如今这乱世之下,这一点,太难。
       渐渐的,身边的人都变了,大姐离世,明台离开,藤田芳政死了,又有新的日本人来,仿佛这数载间,真正一直相伴明楼左右的,也就只有自己了。明诚如是想着。
        他们仿佛习惯了互相陪伴,明楼有时开玩笑说道:“要是有一天阿诚走了,大哥怕是习惯不了。”明诚本想回答自己会一直陪在大哥身边,但很快,他便住嘴了,这句话,也许不适合自己说。但这就是他内心最本质的念头,他竟有些害怕,良久,他才回答明楼:“怎么会呢大哥。”
       明诚太聪明了,在自己冒出这个念头后果断地选择不再往下想,他知道往下想后得到的结果是什么,但若是都想通了,他又如何面对明楼,如此一来,他连面对明楼都要带上一层伪装,这不仅对他过分,更是对明楼过分。原本,他们都是唯一能让对方卸下心防的人了。
        能让人想要相伴一生的,亲情友情皆不是不可,但放在明诚对明楼上,便是爱情了。明诚后来才明白,自己会对明楼的爱情如此在意,是因为明诚的爱情,就放在了明楼的身上。
        明诚不知道,自己迟疑回答的那一刻,明楼投注在他身上的,是何等温柔而又炙热的目光,明楼这句话,三分玩笑七分真。
        只不过对明楼而言,时机未到罢了。
(又是一次渣文笔产粮,原本只是想产个阿诚奇怪大哥不谈女朋友,后来发现大哥喜欢自己的段子,结果最后写成了这样,哈哈哈。
   我的七月份第一篇,你好七月,我们一起接着爱楼诚)

评论

热度(19)